许章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许章润

看那人间的太阳

许章润:春节返乡,与母亲絮叨家常,拼连起一段往事,作此短文,记述八十年前的这段云翻雨覆,为我乡民苦难作证。
2019年3月6日

《长日将尽》读后:那吊诡的主仆关系

许章润:仆人装聋作哑,大人先生们其乐陶陶,殊不知倒像一群被他牵着走的蠢猪;主人们兑现了牧羊者的权力意欲,却终究沦落为仆人的弄臣。
2019年2月28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低头致意,天地无边

许章润:作为近代中国文明大转型的第三波,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不过是在四个维度上的“低头致意”,以期吾国吾族能择善而从,昂首做人。
2018年12月5日

法无正念,必成恶法

许章润:法律须有灵魂,即支撑其规范体系的一套价值理念。秉持普世理念、不违人性、护持公义,方成善法,否则法律只会沦为压迫工具。
2018年11月28日

私塾先生

许章润:观北京街头又现大字报,称“文革是人类文明的灯塔”,回想起70年代初家乡一位人形鬼怪、受尽凌辱的私塾先生。谁还这些先生们一个公道?
2018年11月21日

本钱与利息

许章润:在老蒋,专政是本钱,民主是利息,到小蒋,渐有新悟,民主是本钱,专政是利息。“这一念之转,善果累累,在利息耗尽之后,保住了老本。”
2018年11月13日

“哪有先生不说话?!”

许章润: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胡适之先生所言,哪能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2018年11月6日

“知名法官”长成了“网红大V”

许章润:当局将扶植“政法网红大V”作为一项紧追任务,不由让人想起十多年前某市要办“一百个知名案件”,反映的都是官场喜大好功的政绩观。
2018年10月30日

内藤湖南与唐娜•斯特里克兰

许章润:一位是日本汉学大家,一位是新晋诺奖得主。他们终究能峥嵘毕露,靠的都不是“上头有人”,而是唯以学术价值为准的同仁慧眼。
2018年10月23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四)

许章润:华夏文明之法意泱泱,于安顿自家生活的同时,提供中国法律文明的普世意义,既是可欲的,也是必需的。
2018年9月25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三)

许章润:置身近代中国大转型格局,重塑政体、在立国实践中提炼优良政体这一荦荦大端,尚未完成,依旧有待努力。
2018年9月21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二)

许章润:中国今天所缺,不仅是经济民生与国族富强,而且,政治必须上轨道,民主法治终要落地华夏,才算初见成效。
2018年9月20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一)

许章润:我们这拨学人出生于50、60年代之交,个人经历与集体遭际,内心跌宕与社会进程,均烙上那个时代的深刻印记。
2018年9月19日

从“厨房时刻”到“微信时刻”

许章润:纸媒难言,此处有声。广电缄默,群信嚣嚷。大珠小珠,嘈嘈切切,瞬间流散,万人过眼,好一个深夜微信大厨房。
2018年6月25日

美国大选:疲惫帝国的政治回归

许章润:美国大选,明里民粹泛起,“门罗主义”闪现,内中实为政治要求回归。民主政体的利弊优劣,均在于此。
2016年11月7日

重思中国立国之基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中国问题应以立国、立宪、立教、立人为旨归,其核心义项可以归纳为“发展经济—社会,建构民族国家,提炼优良政体,重缔意义秩序”。
2016年2月25日

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有感于文革会否卷土重来,疑虑复担忧,遂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重申中国是十几亿国民分享的公共家园。
2016年1月15日

我对2015年的五点期许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国民均以富强、民主和文明为共同指归,纵有理念之别,却无敌我之分。违法犯罪,按规范惩处。如此这般,界限分明,则国民免于恐惧。
2015年1月14日

中国存在四重紧张关系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在肯认市场经济的“决定性”的同时,逐步放开思想市场和政治市场,三个市场同时建设,以缓解并终将纾解紧张,才是不二选择。
2014年1月13日

新年期许(二)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读书》主编王焱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会议上表达新年期待。
2013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