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垃圾分类的社会成本

李牧之:上海的垃圾分类政策,形成了简单的监督和被监督的关系,也就是说,上级政府必须不断的投入监督的人力物力才能维系这个体系。
2019年7月1日

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上掀起“三大热点”

叶胜舟:自由贸易成为共识,对他构成限制;中美贸易战重入谈判正轨由他恢复;突然提议板门店“特金三会”由他主导。
2019年7月1日

民粹主义者变得懂经济了?

鲁宾:从波兰到匈牙利,从墨西哥到俄罗斯,当今许多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经济纪律意识较强,特朗普例外。
2019年7月1日

贸易战决定中美未来,两国需重寻平衡点

梁国勇:中美旧均衡被打破,如何寻找新平衡?从短期看是贸易协定的平衡,从中期看是经贸关系的平衡,长期看则是经济体系和国际地位的平衡。
2019年7月1日

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展望:风险的外溢

程实、王宇哲: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
2019年7月1日

漫长经济复苏未必是好事

福鲁哈尔:美国即将录得自1854年开始发布相关数据以来最长的一次经济扩张。但经济扩张持续越久,拿走“大酒钵”的难度就越大。
2019年7月1日

G20大阪峰会与日本的“政治大国梦”

兰顺正:日本期望利用G20峰会和当前国际局势来帮助自己实现“外交大国”乃至“政治大国”的梦想,但这并非易事。
2019年7月1日

西方国家在中美贸易战中如何“选边站队”?

刘诚、钟春平:在美国影响下,其他西方国家在中美贸易战中“左右逢源”空间减少,已呈现一定的选边站队倾向。
2019年6月28日

从戏剧教育的创造力培养到中国落地挑战

子舒:戏剧教育的教学方法与规模化增长存在根本矛盾。如果强调模式的可复制性,势必在教育理念上妥协,便难以坚持个性化的塑造。
2019年6月28日

特朗普对华策略缺少全局观

佐利克:特朗普对华策略的依据,是他对时局判断的“随机应变”。这种做法最大的弱点是无法处理中美之间所有的分歧和机遇。
2019年6月28日

美联储若降息意味着什么?

周茂华: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的概率超过七成,如果美联储在7月降息,则对实体经济提振效果如何,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2019年6月28日

苏宁并购家乐福是零售市场必然走向

陈歆磊、李嘉怡:中国零售业随着互联网红利降低已进入整合阶段,线上占主导地位,而全世界范围监管机构也开始行动,将最终对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2019年6月28日

美国的印太海洋秩序观

张锋: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在根本上是一种海洋战略。在地缘认知和战略制定上,美国要做整个印太地缘区域的中心。
2019年6月28日

中国地名问题和出路

陈振铎:在中国,“地名”这项相当于空间身份证的工作,长期被忽视,导致治理缺乏一种系统和现代化的思维。
2019年6月27日

朝鲜筹码有多重?

邓聿文:中国虽有用朝鲜作筹码制衡美国之意,可在目下,朝鲜是否真能制美,以及制衡的程度,却要仔细推敲。
2019年6月27日

建设更美好的互联网

克莱格:政府和科技公司必须加强合作,建设尊重个人权利、鼓励竞争和创新、对所有人开放的互联网。
2019年6月27日

伊朗与美国的危险共舞

卡拉夫:诉诸外交手段是缓解目前局势的唯一合理方式,不管伊朗多么反感与美国对话,将美国拉回核协议应是主要目标。
2019年6月27日

美国推动“技术割裂”对自己不利

保尔森:美国政府现在致力于阻碍中国技术进步,却不太关注这么做对美国自身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有什么影响。
2019年6月27日

操场埋尸案与“正义迟来论”的退场

寇步云:冤案平反之后,总有人念一句“正义可以迟到,但从来都不会缺席”,这一看似政治正确的口号,在公共领域一度很是流行。
2019年6月27日

经济学家眼中的数字货币系列之三:王者的荣耀

蔡凯龙:也许我们对数字货币的分类还有很大争议,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在数字货币行业生态里,最核心的非数字货币交易所莫属。
2019年6月27日

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2%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2019年金融市场最出乎意料的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持续走低。从年初2.8%左右降至6月底的2%左右,这向市场释放出什么信息?
2019年6月26日

科创板:三大突破与三大挑战

桂浩明:科创板的推出,不仅是在证券市场上增加了一个板块,还在于为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金融支持实体,特别是支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提供市场基础。
2019年6月26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G20习特会,三种可能结果

乔依德:中美后续的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
2019年6月26日

拆解“消费悖论”

程实、钱智俊:现阶段中国消费潜力存在结构上的新旧错配。当前消费增长乏力是阶段性、结构性的,亦将随着结构桎梏的瓦解而得到显著改善。
2019年6月26日

如何理解Facebook货币Libra“非比寻常的特权”?

胡一天:Libra与一篮子货币挂钩就好比SDR,也隐含其设在日内瓦的Libra基金会将比为IMF。一个私企企图创造超主权货币,在当今金融体系可行吗?
2019年6月25日

日本知识分子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镜子

马国川: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期走上军国主义歧途,知识分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身处中国大转型时代,中国知识人是做“牛虻”,还是为权力歌唱的“流莺”?
2019年6月25日

如何理解中国减持美债行为?

周茂华:正值中美贸易摩擦之际,中国近几月连续减持美债,但此举属市场行为,且中国外储结构多元化将是趋势。
2019年6月25日

不利经济环境是科技创新好时机吗?

吴飞:科技创新是任何经济体发展的源动力,在什么样的宏观环境下科技创新更有效?经济下行、转型升级的压力下,科技创新的效率会受到影响吗?
2019年6月25日

叙利亚为何邀请中国协助打击武装分子?

兰顺正:叙外长请中方协助打击在伊德利卜的武装分子,背后有其政治考量。未来两国政府可能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2019年6月25日

卜睿哲:如何避免东亚的战争风险?

卜睿哲:要维系东亚的长期和平,需要美中准确地评估对方,避免假设这是一场零和竞赛,并明白大国战争没有赢家。
2019年6月21日
|‹上一页‹‹89101112131415161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