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数据安全法:来路与前途

许可:在数字经济的世界版图上,欧洲无疑是落后者。但伴随着GDPR的生效,它有可能以一种新的方式改变这一格局。
2020年7月20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可待美国新总统产生后再确立对美方略

曹辛:特朗普对华政策主要是为下一段总统选举造势,中国不妨继续观察,在美国新总统产生后,再确立大的对美方略。
2020年7月20日

美国令人担忧的对华“共识”

加内什:身处华盛顿,你会感觉到一个国家正在滑向无休止的与中国对抗,而辩论少得出奇。这种“文明”程度令人不安。
2020年7月20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利用SDR应对新冠疫情

易纲: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2020年7月17日

瑞幸和Wirecard崩塌的背后都有他

蔡凯龙:做空有着积极意义,但前提是有成熟法制配套。我们无法完全信任做空者,因为他们不是伸张正义的游侠,而是以此为生的逆向投资者。
2020年7月17日

准备迎接新冠债务危机

埃尔-埃利安:面对大量违约的可能性,投资者与其购买那些估值与基本面脱钩的资产,不如更多考虑其资产的收回价值,然后据此调整投资组合。
2020年7月17日

对弱者报复社会的恶性案件的思考

邓聿文:弱者对弱者的报复,从表面上看,是偶然和随机事件,但从根本上看,则是政治和社会问题,要解决也只能从政治和社会入手。
2020年7月17日

特朗普的福音和最后的试探

马丽:我和美国历史学家杜梅对谈,从女性视角理解特朗普和白人福音派的关系及其对美国当下政治与社会的塑造。
2020年7月17日

双总部模式难解TikTok海外身份问题

黄河:在如今“国家安全因素”大于经济因素情况下,双总部模式只是一种权宜之计,不能将之视为中国企业国际化过程中的又一次“伟大创新”。
2020年7月17日

零利率环境下如何投资?

伍治坚:在新的低利率环境下,是否还能按照“老方法”来配置股票和债券等大类资产?我们是否需要改变资产配置的逻辑,来应对这个新环境?
2020年7月17日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波达尼斯:人们可以借鉴马的走法,小幅调整职业方向。马是以不寻常而非常精准的L型路径移动的,虽然缓慢,但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2020年7月16日

值得重视的气溶胶传播说

阿胡贾:室内大规模聚集性感染事件使人质疑飞沫传播是否能解释一切。有些人认为,新冠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2020年7月16日

怀疑自己

盛洪:我们可以清醒冷静地怀疑自己,避免在日常言谈、问题辩论、学术研究、历史认识、形势判断和行为依据方面犯错误。
2020年7月16日

熊市下国开-国债利差走势思考

蔡浩:参考2009年下半年,国开-国债利差在熊市下或呈现出先走阔再收窄的走势,而这种打破常识的“例外”可能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交易机会。
2020年7月16日

央行如何应对当前危机?

戴维斯:在很多发达经济体的利率接近零下限之际,各国央行通过扩大资产负债表活动的规模、范围和风险来遏制危机。
2020年7月15日

美国自由派的真正对手不是特朗普

加内什:特朗普的继任者将兼具民粹主义思想和对体制运作方式的透彻理解,这样的人将对美国自由主义造成真正的威胁。
2020年7月15日

德国商业模式出了什么问题?

古思里:与英国自由放任式的监管不同,德国的监管疏漏起于另一个根源:偏爱共识。这是德国模式出现问题的原因。
2020年7月15日

大学只提供在线学习是不够的

德尔班科: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2020年7月15日

政策制定要解决的到底是教育平等还是教育公平?

吴飞:如果说平等还可以通过相同的机会和资源来衡量的话,公平的评价更加模糊和长期。教育公平要求认识到,不同的学生需要不同的资源来实现与同龄人相同的目标。
2020年7月15日

单靠广告抵制无法遏制科技巨头

福鲁哈尔: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企业正在失去大企业的广告支出。然而要遏制科技巨头的经济实力,仅靠广告抵制是远远不够的。
2020年7月14日

海外投资中国的量化逻辑:“高α”+“低β”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当前人民币股、债与发达经济体对应资产仍具较低的相关性,这也有望通过资产表现的独立性吸引主动配置的海外投资者。
2020年7月14日

牛市面对政策墙

周浩:在中美关系越来越复杂且无序的环境下,中国很可能不能也不愿承受一次典型的牛熊转换;对投资者来说,未来将充满着不确定性。
2020年7月14日

中国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前景

张锐:2019年香港首次公开招股市场集资额高踞全球首位,那么,吸引中概股积极回归或首选港交所作为募资渠道的趋势是如何形成的?
2020年7月14日

“公投”同性婚姻,如果为了平等非要“死磕”的话

刘毅强:爱尔兰人提尔南•布兰迪受访分享经验,谈爱尔兰和澳大利亚是如何通过公投方式实现同性婚姻自由的。
2020年7月14日

为什么愚蠢对于美国人是一种自由

科博斯:当年西部拓荒的经历以既有益又危险的方式塑造了国民性格,使很多美国人受不了政府的建议,难怪有这么多美国人死都不肯戴口罩。
2020年7月13日

A股会有怎样的一场牛市?

康水跃:鉴于上证指数自2019年1月已有35%的升幅,且2020年高点也已高于2019年,符合技术性牛市标准,因此有必要讨论这是一场怎样的牛市。
2020年7月13日

2020年A股牛市下半场

尹鑫鑫:鉴于中国政府将在国防军工新周期中给出超过历史水平的支持与投入力度,国防军工也将成为2020年牛市下半场的市场领军人。
2020年7月13日

后疫情时代的世界政治走向——从近期法国政治的变化谈起

张伦:后疫情时代,世界政治会有些什么趋势?法国最近的市政选举结果及总理更换或许给我们透露了一些信息。
2020年7月13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与世卫关系在本质上进入新阶段

曹辛: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2020年7月13日

价值型投资失去了魔力?

陈惠仁:以价值投资捕捉亚洲市场回报,效果往往令人失望。奉估值为最大原则、死守旧有价值指标的做法已不合时宜。
2020年7月10日

数字经济与国货崛起

程实、高欣弘:国货往往被打上民族自信或新生代“实用主义”标签,但究其根本,新国货的崛起是数字改造经济系统的伴生现象。
2020年7月10日
|‹上一页‹‹910111213141516171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