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社会与文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制造话题的女人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话题女性”吕秀莲面对我们的采访,不断地变换着角色。从话语中可以听出,她期待去大陆。她推崇跟她同样是单身的中国前副总理吴仪,当我们建议她不妨与吴仪见面聊聊,吕秀莲表示出极大的兴趣,还问:她能来台湾吗?
2009年6月26日

探访中朝边境(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走在图们江边,江面很窄的地方。隔江望去,朝鲜的山头简直没有什么绿色,也没有农业生产的痕迹。
2009年6月26日

希望和幻灭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切都似曾相识吧!希望和幻灭的故事,是人类历史的主题,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更是不断上演。
2009年6月25日

找不到北的英超电视版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至少在七月末英超亚洲挑战杯前,英超2010—13赛季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电视传播方式,甚至下一个赛季,2009—10赛季英超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电视传播方式,都不可能得出定论。
2009年6月24日

”绿坝”之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对真正依赖互联网的人,因为被强制安装“绿坝”而产生的不安全感,恐怕要比“绿坝”挡住的“不良信息”的后果严重得多。
2009年6月19日

“激扬”编辑部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坐在戈雅咖啡馆的露天平台,这些中国地质大学的学生,就像他们编的刊物一样,纯真、干净、有朝气、也充满困惑。
2009年6月18日

皇马生意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弗洛伦蒂诺围绕皇马品牌建设上的雄才大略,以商业化战略眼光,来对待足球俱乐部品牌,是难得的超前意识。
2009年6月17日

探访中朝边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一直想去一个地方,就是中朝边境。途中,我在一个小山岗看到了专为朝鲜偷渡者“服务”的监狱。听当地朋友说,1998至2002年间,这样的“脱北者”共有30万人。
2009年6月12日

武大的往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去武汉大学作演讲。它的校园,比我想象的更美。我们曾本能地相信,这种环境将孕育出更独立、更自由、视野更宽阔的一代人,而他们将把中国带入一个新时代。
2009年6月11日

中国攻略,NBA携手英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英超没有斯特恩20年前的远见、没有NBA整体包装和运营的专业素质,却幸运地碰到了一个不怕死的天盛。他们能给NBA提供多少中国攻略?
2009年6月10日

中日关系:内政定调外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 中日之间的交流和共同利益多了,但是摩擦和误解也多了。政治学认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中日两国的内政如何塑造两国的外交关系?我认为存在双重层次的内政冲突。
2009年6月5日

那些丢失的东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粗俗经常战胜高尚,强权也经常挤压正义,物质则吞噬精神。但是,倘若我们因此丧失了对高尚、正义、精神的确信,这或许才是彻底的失败。
2009年6月4日

上海,欢场与坟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上海,一个魅力超凡的国际大都市,一个即将迎来世博会的传奇城市,何以成了职业体育坟场?
2009年6月3日

中国的味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丢失掉的不仅是他们那一代的纯真和勇气。我更感到还有那股浓烈的情感,它深藏于一代代最优秀的中国人身上,让他们即使在悲观的时刻,仍有行动的勇气。
2009年5月31日

“虚假广告”,媒体比明星更可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每当发生“虚假广告”风波,我总认为,作为刊登平台的媒体难逃其咎。而现实中的种种表现,愈发让我觉得,一些媒体比那些明星更加不愿承担责任,更加可耻。
2009年5月31日

跳桥者的社会成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很多广州人都在为解决“跳桥秀”出谋划策,但是我没有看到谁站在抗议者角度来考虑问题。想要讨回工程款的陈富超,变成了终身残疾的陈富超,这是社会的耻辱。
2009年5月27日

朴正熙秘书忆强人政治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金荣洙20岁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青瓦台担任总统秘书,他耳濡目染,在朴正熙统治晚期见证许多军机要事,和当时东亚国际关系中鲜为人知的内情。
2009年5月26日

稀土不是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邓小平南巡时说过:“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全世界已知的9261万吨稀土矿,中国总储量占71%。
2009年5月22日

资本杀机笼罩红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5月18日,是个特殊日子。两天前,曼联提前夺取联赛冠军,英超三连霸,只是4年前这一天,正是格雷泽家族完全收购曼联之日。那一夜间,曼联成了全球最负债俱乐部。
2009年5月20日

从个体遭遇到公共事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在一些外国人看来,中国人对此次甲型流感显得特别紧张。事实上,至少从中国网络上看,最近有两起公共事件的热度都超过了甲型流感。
2009年5月15日

随感四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汶川地震一周年时,我想起了梁启超的国权与民权之争,想起德富苏峰对于中国人“个体主义精神”的感慨。
2009年5月14日

蝴蝶效应:暗战2018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 不可理喻的蝴蝶效应,和错综复杂的国际体育政治,多少有些类似。再谨慎的计算和筹划,都未必能达成理想的效果,例如2018世界杯主办权的争夺。
2009年5月13日

六年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北美的新型流感还没有传入中国,只不过有若干隔离者。但是,对墨西哥侨民隔离进行的“医学观察”,已经在两个发展中国家之间引起了一场外交纠纷。
2009年5月8日

一名村主任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村庄的自治权力得不到保证,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得不到制衡,即使村子中有了再多的大学生村官,仍难以保证农村的健康发展。
2009年5月7日

上海大男人,中国纯爷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这是一个上海男人,而上海男人是一个被我们长久戏谑嘲弄,带有浓厚地域文化色彩的人群概念。可是面对这样的姚明,我们有什么可戏谑嘲弄的吗?
2009年5月6日

模糊的五四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5月4日的激情和权力达到巅峰的时刻,这场运动也耗尽了它的生命力。那些年轻人,急躁地试图改变世界,而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常犯错误。
2009年4月30日

真诚道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用新闻战役或宣传战役来形容这场海军阅兵是再合适不过。陆川《南京 南京!》引发争议,从小学教科书开始,中国对日本的怨恨指控就已深植,岂是“真诚道歉”就能平息。
2009年4月24日

谁才是傻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央视新闻联播终于把头条新闻位置赋予了中国海军,历数毛邓江胡四代领导人对中国海防武装力量的关心。
2009年4月23日

混合的信号(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三个片段将是理解中国的角度。
2009年4月23日

大乱、大治与“大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丁学良:几个月来,在中国多个地方发生的性质类似、规模不小的骚乱事件,触及了中国治理的神经中枢:中国社会为何难以摆脱“乱—治—乱”的非良性循环?答案:要害是在“大乱—大治”之后,插入了“大窒”。
2009年6月15日

大震能否推进“良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丁学良:如果中国政府能把四川地震中展现的中国公民社会的伟大潜力当作宝贵资产,推动行政管理体制的改良、促进国家与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那么,中国在“良治”方面就会迈出一大步。
2009年6月15日
|‹上一页‹‹5051525354555657585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