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2019年8月7日

人民币破7的四大问题:下一步如何走

徐瑾:人民币破7,主动还是被动?贬值对抗关税,有用没用?人民币下一步如何?投资者如何应对?人民币决定因素,是中国的资产回报率。
2019年8月6日

人民币“黑天鹅”为何再飞起?

周浩:人民币破7,事实上打开了贬值空间,市场将出现更多的波动;剧烈波动并非常态,最终市场仍然会在一个新波动水平上寻找到均衡。
2019年8月6日

贸易战为美国制造业套上枷锁

格林:贸易摩擦不仅导致中国对美国商品的需求下降,还扰乱了美国制造商的供应链和库存管理。经营企业就像挂着重物参加铁人三项比赛。
2019年8月5日

海外资金为什么投资中国?

赵雪:贸易摩擦升温,引发外资撤离中国金融市场的担忧。只要大环境不发生显著改变,境内金融市场对外资的长期吸引力只会越来越大。
2019年8月5日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哈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2019年8月1日

从政治局会议看下半年政策走势

沈建光:扩内需稳外贸是“六稳”的重要抓手。制度性改革与扩大开放是下半年经济工作重点;这对短期有一些挑战,长期来看是重要的发展机遇。
2019年7月31日

贸易战如何推动全球政策调整?

戴维斯: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脱钩“论折射了什么?

邢予青:无论是经济脱钩论还是技术脱钩论,根源是重商主义思维者的失落感;只要中国敞开大门,中美经济就无法脱钩。
2019年7月30日

从“斯普尼克时刻“到“华为时刻”,中国企业如何提升竞争力?

夏春:对于中国大部分中小企业来说,相比难以实现的科技创新和难以改变的制度因素,他们实施优质的管理实践“知易行易”。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货币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邹至庄:中美两国货币政策制定执行有何不同?关于制定货币政策的方法,经济学界有两派不同的意见。这两派被称为规律派与酌处权派。
2019年7月29日

两率并轨仍任重道远

胡月晓:只有统一的金融大市场,才能有完善的利率传导机制,才会有完善的利率体系。进而实施两率并轨,实现最终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
2019年7月29日

对鲍里斯•约翰逊首相任期的三个预测

斯蒂芬斯:英国正经历严重危机,退欧使联合王国本身的联盟处于险境。保守党却把蔑视真相、没有底线的约翰逊送入唐宁街10号。
2019年7月29日

让负利率变得可信

穆加达姆:即将离任的德拉吉能给拉加德留下的最好礼物,就是建立一个让负利率变得可信的机制。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需要克服两个障碍。
2019年7月29日

长安十二时辰之外的安禄山

徐瑾:历史大剧中,看不见的趋势播种者往往更重要。随着安史之乱,盛世的五光十色,旦夕间犹如灯灭。真实的安禄山如何上位,其人如何?
2019年7月25日

能否从领导者履历预判未来成功?

希尔:从鲍里斯•约翰逊到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候选人的履历能否成为他们开展下一份工作的指南?
2019年7月23日

全球贸易放缓的源头在哪里?

邰蒂:在人们担忧美中贸易战之际,很容易忽视一个关键细节,全球贸易放缓始于近年保护主义浪潮爆发之前很久。
2019年7月22日

唐朝为什么失败:长安十二时辰之外

徐瑾:唐玄宗看似是唐朝的转折点,重用安禄山等胡人蕃将,宠幸杨国忠李林甫是衰落原因么?唐代的没落,从唐太宗的盛世就埋下引线。
2019年7月19日

澳门能否取代香港?

梁海明:与其眼睁睁看着企业和富裕阶层“远走他乡”而无能为力,不如考虑一下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2019年7月18日

美联储降息幅度是否会超过“预防性降息”?

戴维斯:市场已笃定美联储会降息防范经济衰退,新的焦点是,美联储是否会对政策利率和货币政策框架做出更根本的改变?
2019年7月18日

为什么技术进步让我们越来越焦虑不安?

陈季冰:技术进步究竟给我们带来了多少货真价实的福利?还是我们只是在忙忙碌碌和变动不居中收获了一些假象而已?
2019年7月18日

理性的全球主义至关重要

沃尔夫:我们必须从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动,这么做很困难。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将会导致灾难。
2019年7月17日

稳定中美关系,需要超越经贸

廖峥嵘:中美稳定关系,需要超越经贸寻找策略。中国国内利益平衡下,政府有较大自由度追求贸易政策最优效果,不妨大胆尝试单边开放。
2019年7月17日

中国经济走出低谷了吗?

沈建光:如何切实减轻企业负担、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改善企业中长期预期,对于现阶段的中国经济至关重要。下半年货币政策将延续结构性宽松。
2019年7月17日

你的公司如何对待“气候罢工”

克拉克:如果你关心气候变化,你应该为哪家公司工作?你应该避免去哪家公司工作?9月20日的全球“气候罢工”活动有望为您提供答案。
2019年7月16日

矛盾信息揭示经济的另一面真相

周浩:从市场研究的角度来看,我们更需要关注主流观点的反面。一个无情的事实是,事情的另一面往往对金融市场有更大的影响。
2019年7月16日

艾利森:大阪G20后的中美关系走势

刘裘蒂:大阪G20后,特朗普对中美贸易谈判的立场似乎再度软化。今年1月曾接受我采访的哈佛教授艾利森认为,双方在年底前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比达不成要大。
2019年7月15日

关于气候变化的严酷事实

库柏:现在的政治家无法处理气候问题,世界需要一个懂工程学、把气候问题放在首位的新政治阶层。
2019年7月15日

赞颂“特朗普经济学”为时尚早

沃尔夫:美国总统的财政刺激政策表明共和党人放弃了财政责任。这种政策对增长的长期提振作用很小,却使长期财政状况变得脆弱。
2019年7月11日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2018年11月15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