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对外经贸政策为何转向?

陆丁:对等公平的双边经贸关系,是美国力求实现的近期目标。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则是美国追求的理想经贸秩序。
2019年7月9日

美国资本主义并未失灵

克莱因:过去50年,美国实际家庭收入中值增长50%。人口普查数据受到一些无关因素干扰,显示的结果并不准确。
2019年7月9日

“今年像哪一年”:这个问题错在哪里

章凯恺: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问错了方向,机械周期观、历史经验式的研究方法,在社会科学中并不适用。
2019年7月9日

全球首席执行官们在忙什么?

福鲁哈尔:他们正忙于准备应对三种制度之间的竞争,除了美国和中国分别代表的制度外,还有科技巨头主导的网络自由意志主义。
2019年7月9日

降息不会遏制房价暴涨暴跌

邰蒂:喜欢干预货币政策的政客应该考虑两个教训:一是降息通常不能阻止房价下跌,二是最好利用审慎政策抑制房价过度上行。
2019年7月8日

德拉吉应在离任前抓紧重启“量化宽松”政策

克劳斯:德拉吉表示,除非欧元区通胀前景有所改善,否则将出台新一轮货币刺激措施,并可能重启债券购买计划。
2019年7月5日

不应妖魔化非洲的中企

皮林:研究显示,中国企业在非洲雇佣的本地员工比例、支付的薪资水平以及员工培训标准,都跟在非洲的其他外国企业差不多。
2019年7月4日

新能源汽车能拯救中国车市吗?

高斌: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但以纯电动为代表的新能源车尚未形成真正的市场,也不适合中国特大城市。
2019年7月4日

Libra: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严家祺:比特币实际上只是一种金融资产;Libra币超出今天所有货币的地方,只是“无国界”和“简易”。未来趋势是愈来愈多的人接受无国界货币。
2019年7月3日

G20会晤后对中美经贸关系的分析与建议

王辉耀:如何根据当前现实解读中美经贸摩擦?中美经贸磋商下一步怎么走?如何才能达成双方均受益的贸易协议?
2019年7月3日

央行应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朗多:在数字化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之际,现金正在被淘汰,央行应该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来取代它。
2019年7月3日

英国脱欧观察的四个切入点

何越:无成文宪法、政党利益为大、意见百花齐放、没有权威部门与媒体、报界媒体“党性”十足,是英国的政治生态。
2019年7月3日

2019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展望:发展的内敛

程实、钱智俊:持续释放的增质红利不仅有望促进“大消费+新经济”的价值双主线映射于资产价格,亦将在全球乱局中凸显相对优势,吸引外资渐次回归中国市场。
2019年7月3日

G20后,中美关系走向何方

沈建光:中美在经贸领域与科技领域,均存在较大合作空间。特朗普连任压力下通过阶段性中美谈判成果讨好选民;美国经济已出现周期见顶的特征。
2019年7月3日

中美金融博弈:中概股或成“不速之客”

邵宇、陈达飞:在中美博弈的当下,加快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完善金融基础设施以为实体企业赋能显得尤为重要;在操作中,如何把握好速度与质量的平衡?
2019年7月2日

中美贸易战暂停 世界经济依旧脆弱

戴维斯:由于消除了加征新关税的短期尾部风险,一些资产类别可能展开反弹,但投资者的看法还不会出现根本变化。
2019年7月2日

伊万卡的G20秀场

卢斯:在全球峰会上,美国“第一女儿”很少不出现在镜头中。与伊万卡及其丈夫相比,特朗普政府其他官员没什么存在感。
2019年7月2日

从伊利蒙牛之争看经济民族主义的困局

西坡:把经济民族主义放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审视,更会发现“爱国就要买什么”“买什么就是卖国”这套话语策略已经陷入进退失据的困境。
2019年7月2日

垃圾分类的社会成本

李牧之:上海的垃圾分类政策,形成了简单的监督和被监督的关系,也就是说,上级政府必须不断的投入监督的人力物力才能维系这个体系。
2019年7月1日

民粹主义者变得懂经济了?

鲁宾:从波兰到匈牙利,从墨西哥到俄罗斯,当今许多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经济纪律意识较强,特朗普例外。
2019年7月1日

贸易战决定中美未来,两国需重寻平衡点

梁国勇:中美旧均衡被打破,如何寻找新平衡?从短期看是贸易协定的平衡,从中期看是经贸关系的平衡,长期看则是经济体系和国际地位的平衡。
2019年7月1日

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展望:风险的外溢

程实、王宇哲: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
2019年7月1日

漫长经济复苏未必是好事

福鲁哈尔:美国即将录得自1854年开始发布相关数据以来最长的一次经济扩张。但经济扩张持续越久,拿走“大酒钵”的难度就越大。
2019年7月1日

G20大阪峰会与日本的“政治大国梦”

兰顺正:日本期望利用G20峰会和当前国际局势来帮助自己实现“外交大国”乃至“政治大国”的梦想,但这并非易事。
2019年7月1日

美国推动“技术割裂”对自己不利

保尔森:美国政府现在致力于阻碍中国技术进步,却不太关注这么做对美国自身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有什么影响。
2019年6月27日

人工智能,应该有道德么?

徐瑾:科幻电影场景正在变为现实,人类社会准备好了么?从数据的隐私安全到个人的职业保障再到阶层的重组,都在接近转折点。我们并非手握答案,提出关键问题是第一步。
2019年6月26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G20习特会,三种可能结果

乔依德:中美后续的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
2019年6月26日

拆解“消费悖论”

程实、钱智俊:现阶段中国消费潜力存在结构上的新旧错配。当前消费增长乏力是阶段性、结构性的,亦将随着结构桎梏的瓦解而得到显著改善。
2019年6月26日

莫迪应当珍惜第二任期

沃尔夫:印度总理高票连任是非凡的个人成就,但这对印度经济和经济改革意味着什么?
2019年6月24日

特劳特邓德隆:中国企业在贸易战时代的生存之道

贸易战背景下,中国企业应如何应对未来数年的艰难局面?同处困境,怎样才能比竞争对手过得略好,活得更久?逆境之下又如何寻找机会?
2018年8月27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