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漫长经济复苏未必是好事

福鲁哈尔:美国即将录得自1854年开始发布相关数据以来最长的一次经济扩张。但经济扩张持续越久,拿走“大酒钵”的难度就越大。
2019年7月1日

G20大阪峰会与日本的“政治大国梦”

兰顺正:日本期望利用G20峰会和当前国际局势来帮助自己实现“外交大国”乃至“政治大国”的梦想,但这并非易事。
2019年7月1日

美国推动“技术割裂”对自己不利

保尔森:美国政府现在致力于阻碍中国技术进步,却不太关注这么做对美国自身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有什么影响。
2019年6月27日

人工智能,应该有道德么?

徐瑾:科幻电影场景正在变为现实,人类社会准备好了么?从数据的隐私安全到个人的职业保障再到阶层的重组,都在接近转折点。我们并非手握答案,提出关键问题是第一步。
2019年6月26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G20习特会,三种可能结果

乔依德:中美后续的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
2019年6月26日

拆解“消费悖论”

程实、钱智俊:现阶段中国消费潜力存在结构上的新旧错配。当前消费增长乏力是阶段性、结构性的,亦将随着结构桎梏的瓦解而得到显著改善。
2019年6月26日

莫迪应当珍惜第二任期

沃尔夫:印度总理高票连任是非凡的个人成就,但这对印度经济和经济改革意味着什么?
2019年6月24日

分析:中国是否会把美国国债作为贸易战武器?

在美元主导地位未受严重挑战,以及代替美国国债市场的可行选择还未显现的背景下,中国仍将继续使用更传统的贸易战武器。
2019年6月24日

贸易战将令在华美企面对消费者抵制风险

万汉姆:中国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一旦美国企业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可能会在未来多年无法走上正轨。
2019年6月24日

欧洲必须学会运用自身实力

桑德布:欧盟拥有足以媲美美国、而且其他任何经济体无法比拟的商业力量。然而,欧洲要么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要么害怕运用它。
2019年6月24日

日本、中国和韩国必须停止支持煤电

菲格雷斯:如果三国一致决定结束煤电竞争,转而建设清洁能源的未来,包括三国在内的全球各国都将受益。
2019年6月24日

中国消费增长的隐忧与转机

沈建光:短期的需求管理手段可解一时之渴,却并非长久之计;中国消费增长的长期转机,仍然在于结构性改革。
2019年6月19日

珠峰“排队登顶”不可持续

尼博拉:看着珠峰登山者排队登顶的景象,你会揣测:为了一张顶峰的自拍是否值得?4月,我在向珠峰大本营跋涉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2019年6月19日

生物多样性谈判:“巴黎热”中的冷思考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生物多样性公约》可以从气候变化领域借鉴哪些宝贵经验?
2019年6月19日

中美贸易战对房地产业的冲击

萧齐:当我们考虑贸易战背景下的“宏观冲击”,不应仅仅考虑中美贸易战对房地产业的影响,还要考虑房地产业的波动会怎样反向影响政府决策。
2019年6月18日

一线城市房地产变局:新“三位一体”策略

张明:随着“三位一体”调控策略的逐渐实施,一线城市将逐渐由“香港模式”转换至“新加坡模式”。房地产造富角色,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2019年6月17日

谁应接任欧洲央行行长?

沃尔夫:如果多次叫板德拉吉的魏德曼在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后仍然眼界狭隘,那将是一场灾难,就连欧元区能否生存都会是一个问题。
2019年6月17日

警惕世界经济被“武器化”

哈福德:弗里德曼曾说,全球供应链上的两个国家不会彼此开战。但他是不是说反了?供应链会不会并非阻止敌对行动的防线,而是攻击路线?
2019年6月17日

债务危机如何收场?

徐瑾:当2008年金融危机过去十年,全球关于债务的担忧始终存在。债务到底是什么?债务问题如何解决?中国在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2019年6月14日

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

福鲁哈尔:特朗普对如何打造可持续的增长模式一无所知。但多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甚至一些共和党人,知道该怎样做。
2019年6月14日

鲍威尔会像1995年格林斯潘那样降息吗?

戴维斯:美联储认为,可以忽视关税升高带来的通胀风险,通过降息来防范经济衰退风险。这与1995年的情况类似。
2019年6月13日

如何改进美林时钟?

周颖刚、刘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引发了对金融周期与经济周期的理论反思和实践革新。业界流行的美林投资时钟,也存在不足,如何改进?
2019年6月12日

税收确定性原则亟待落实

翁一、刘林鹏:税收应具有稳定性、可预测性,为各类经济主体降低额外的风险和难度,降低交易成本与不确定性。
2019年6月12日

授权放权清单:国企改革开启“权力回归”之路

郑志刚:授权放权清单印发为我们理解国企“混”和“改”的关系提供了契机。只有“混”才能放心地“放”;也只有“混”才能实现国企真正的“改”。
2019年6月12日

中国如何稳定对外金融?

乔依德:稳定对外金融的要义,一是“增肌强身”;二是“活血健体”,让金融这一“血脉”更为畅通、金融市场的“肌体”更为健全。
2019年6月11日

印度尝试将海洋塑料用于修路

谢伦德拉•亚什万:印度喀拉拉邦探索尝试将打捞的海洋塑料用于修路,然而结果并不如听起来那么完美。
2019年6月11日

华为禁令将让美国自食其果

特朗普政府打压华为之举,不仅会割裂互联网世界,还可能削弱美国科技巨头、尤其是谷歌保持主导地位的能力。
2019年6月11日

中国的影响力投资

邱慈观:在中国的历史框架下,当民间的影响力资金拟携手社服组织协同解决社会问题时,首先就面临投资对象难求的挑战。
2019年5月17日

一种权利与权力的对话——纪念哈耶克诞辰120周年

翁一:哈耶克的整个学术思想体系可以归结为一种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对话,这也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所指。
2019年5月9日

让多数美国人重新过上中产生活的关键

斯蒂格利茨:在医疗、住房和教育等领域,在私营产品之外提供公共选择将带来许多好处,从而提高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水平。
2019年5月9日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