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普伦德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中会打响“货币战”吗?

普伦德:从贸易战走向货币战是凶险但简单的一步。如今,特朗普总统迈出这一步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大。
2019年8月8日

把握特朗普时代的金融资产新秩序

普伦德:重商主义的猫已跳出口袋。世界可能会分化为区域贸易集团,最明显的是美国、欧盟和中国。股市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这点?
2019年6月6日

股东至上模式的缺陷

普伦德:至少在英国,支持推翻股东至上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衡量公司的表现上面,投资者更加重视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
2019年1月4日

外国投资者为何增持日本政府债券?

普伦德:日本肯定要被视为世界上最不具吸引力的政府债券市场之一,但为什么外国投资者近年增持日本政府债券?
2018年12月13日

中国中型企业IPO数量远超美国

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2018年11月12日

高管薪酬争议突显治理重要性

普伦德:尽管英美一再作出改革努力,但高得离谱的董事会薪酬标准仍是顽疾。面对治理难题,改革需要落在实处。
2018年8月14日

科技股动荡背后的被动押注与价格扭曲

普伦德:指数基金和ETF的被动买入助推了科技股的上涨,但这不会一直维持下去,当需要卖出时,它们可能难以找到下家。
2018年8月2日

警惕低质量债务和影子银行的威胁

2017年美国杠杆贷款总额增长近50%,至逾1.3万亿美元,其中“低门槛”贷款的比重飙升至近50%,远高于危机前水平。
2018年3月8日

企业太爱存钱困扰日本经济

普伦德:针对企业囤积现金,安倍政府呼吁提高薪资并推动企业改善治理,但日本社会的思维定势决定了这一切效果有限。
2017年11月21日

信贷危机的教训

普伦德:信贷危机爆发10年后的两大问题是,全球金融体系现在能够胜任它的使命吗?发达经济体现在是否容易再次发生同等程度的危机?
2017年8月9日

经济预测为何总是令人失望?

普伦德:经济预测之所以反复令投资者失望,是因为预测模型存在瑕疵,它们过于依赖根据过去的情况推断未来。
2017年5月5日

股东vs管理层:公司治理谁说了算?

普伦德:Snap上市开创美国发行无投票权股票之先河,突显股东角色受到排挤。这是公司治理面临的危机吗?
2017年3月7日

美中开打贸易战将一损俱损

普伦德:若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中国可以抛售美债作为报复,但此时爆发经济冷战对中国和世界都极其危险。
2016年11月18日

英镑触底了吗?

普伦德:1931年9月英国退出金本位制的时候,英镑下跌了30%,那么,英国退欧也会导致英镑贬值如此大幅度吗?
2016年7月14日

日本和欧洲:货币战弄巧成拙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市场波动已经让那些最坚定地致力于本币贬值的央行失去了战斗力,它们提升通胀至目标水平的能力被打上了一个比以往更大的问号。
2016年4月6日

投资者必须看懂中国

FT专栏作家普伦德:要对全球增长做出可信预测,首先要看懂中国。正如上周中国股市所提醒我们的那样,中国的事态会产生溢出效应,影响全球市场。
2016年1月13日

中国以空前方式影响世界经济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不太容易受外部影响的美联储9月因对中国的顾虑推迟加息,突显世界已被中国崛起所改变。中国明年将再次成为决定世界经济走势和资本流动方向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但这一次,不会再是关于经济放缓。
2015年12月24日

中国放缓冲击全球经济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中国与全球其他地区的贸易、投资和金融联系显著加深,因此当中国经济放缓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受到伤害。但就某种意义来说,这些负面的溢出效应是好消息。它们反映出中国经济正在进行再平衡。
2015年11月12日

中国:债务驱动的投资热潮已经到头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中国靠债务驱动的投资热潮已经到头,投资下降速度完全有可能超过储蓄,储蓄过剩的情况可能不减反增。但这对发达世界没那么可怕。
2015年9月10日

为何中国托市之举大不相同?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日本和香港历史上都有过托市之举,就连美英也干预过市场。中国的不同在于试图将股市稳定在估值依然离谱的水平上。退出战略的难度将因此加大。
2015年8月5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