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联储

理性看待美联储的独立性

萨默斯:美联储过快加息的风险已经不容小视。虽然应该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但它也有必要与民选政府相配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公开严厉指责了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原因是他认为后者的加息举动不恰当,威胁到了经济的持续增长。正如特朗普大部分言行举止一样,他处理问题的方式往往适得其反,无论他的基本立场有多少价值。

任何一位有自尊心的央行行长都不能让人觉得自己屈从于一位难以连任的政客的压力。看上去屈从于政治顾虑的央行会迅速在市场心目中失去信誉,导致通胀预期增加以及长期利率上升。正如在克林顿(Clinton)执政时期,我们财政部经常提醒白宫官员的那样:“只有傻瓜才会抨击美联储。”

美联储不下调短期利率,市场就提高长期利率。如果央行采取的政策让人感觉受到了政治的影响,这可能会影响投资并使得增长放缓。

因此,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措辞肯定犯了严重错误。此外还有两个问题。首先,美联储在未来几个月的加息频率应该多快?第二,公开抨击美联储当然是错误的,那么美联储和行政分支之间关系的应该是什么性质?我认为不应该用正统思维看待这两个问题。

关于第一个问题,未来一年美联储过快加息的危险似乎要比过慢加息大得多。货币政策必然是对各种相互矛盾的风险的判断。如果美联储加息太慢,通胀将加速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明显高于2%的目标。这似乎不应该成为重点担忧的问题。10年来,通胀一直低于目标水平,因此如果想要通胀率的长期均值为2%,那么眼下通胀率高于目标是必不可少的。

即使运气好、政策也得当,经济衰退还是会在某一时刻到来,并拉低通胀率。两个月前,人们有理由担心资产市场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但鉴于近期的市场波动,这似乎不再是要紧的问题。

另一方面,过度紧缩的风险看上去相当大。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往往滞后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因此,由于缺乏明确的减速信号,政策收紧的力度很容易超过会让经济陷入衰退的临界点。事实上,过去50年,几乎美联储每次持续收紧政策,结果都是经济陷入衰退。考虑到利率水平的下限为零、美联储可以施展的宽松政策的空间有限,再加上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这几乎必然会伴随经济下行出现),如今经济下行的风险比世人记忆中的任何时候都更严峻。眼下应当万分小心。

第二个问题,关于美联储独立性,需要采取务实态度。美联储抵制特朗普近期要求实施宽松政策的压力,这很重要。但是,认为一个国家的金融政策应该独立于其民选官员的意见,这很愚蠢。

结合一些例子来思考一下。在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时期,美国财政部采取的是延长美国国债期限的策略。与此同时,美联储为刺激经济而采取的措施走的是截然相反的方向,事实上是在发行短期债券、购买长期债券。如果政策能相互配合,肯定会降低交易成本、增进公众利益吧?

或者再举个例子,汇率。汇率是国际外交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由货币和外汇储备管理政策决定。为外交事务负责的民选政府是否应该为了成全央行独立性而不参与汇率政策?

未来可能会再次出现利率受制于零或接近于零的下限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能有必要协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如果美联储采取的政策完全独立于预算政策,这种协调将很难实现。重点不是央行应该更多地受政治压力的影响。这是特朗普的馊主意。重点是,因为央行的活动发挥着不止是纯粹货币政策的作用,央行有必要与民选政府配合。

本文作者为哈佛大学(Harvard)查尔斯•W•艾略特校级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曾任美国财政部长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