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社交媒体

FT社论:互联网监管应有全球标准

政府早该出台法规,让社交媒体公司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更大责任,但缺乏全球标准可能造成互联网进一步割裂。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呼吁对社交媒体企业进行全球性监管。鉴于他无意加入这方面的政府委员会,外界有理由怀疑他这次是否彻底转变了立场。扎克伯格支持监管是可喜的,但还远远不够。除了对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应有的责任,大型科技平台企业还需要采取更多行动。我们应该敦促扎克伯格等人进行有意义的改革。

扎克伯格周末发表的博客和专栏文章《监管互联网的四个想法》(Four Ideas to Regulate the Internet)至少承认,社交媒体已成为政治干预的工具。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不久后相比,他的立场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的一些建议是有用的,比如成立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负责制定关于有害内容认定的标准。正如扎克伯格自己承认的那样,当社交媒体企业充当仲裁者去判定哪些内容可以被接受时,严重的风险会随之而来。当每家公司都有各自不同的、往往不透明的标准时,这种风险就更大了。

然而,扎克伯格没怎么细谈如何实施这些控制措施。他只是宣称,“在执行关于有害内容的标准方面,企业应该负有责任”。上个月,克赖斯特彻奇(Christchurch)枪击案的视频在网上大量传播,说明Facebook和YouTube都难以贯彻落实它们自己关于如何处理有害内容的标准。在没有额外的强制执行手段的情况下,很难看出为什么外部标准会更有效。

关于如何确保更严格的内容审核,人们经常提出的一个想法是,废除美国《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这条规定将互联网企业归类为平台而非出版商(在实践中,社交媒体网站被当作混合体对待,在涉及儿童色情内容等特定情况下被视为出版商,负有相应的责任)。然而,这样的举措可能会产生广泛的负面影响。将平台重新归类为出版商可能会导致大量非企业内容被移除,因为很难确保每条内容都不会中伤他人。这可能会限制社交媒体的民主化。

全球性监管规定应该更加细致入微。制定“一刀切的”标准既是不必要的,也是不可行的。相反,它们应该成为各个国家或地区的监管法规的基础,类似于欧盟(EU)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新法规也应该可以修改,社交媒体企业、政府、公民社会和学术界应围绕这个话题展开长期和公开的辩论。

政府早就应该出台法规,让社交媒体公司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更负责、反应更及时。由于缺乏共识,一些国家的政府不得不自行采取行动。澳大利亚正在考虑将平台未能及时删除暴力内容定为刑事犯罪,高管将面临牢狱之灾或巨额罚款。这些措施会增加互联网进一步割裂的风险,而互联网已经被独裁者和科技公司本身搞得四分五裂。

再多的辩论也不太可能阻止互联网的碎片化,但它可能促成全球标准的出台,用于规范社交媒体企业。在政府和支持监管的团体之间建立统一战线,也是确保科技巨头在内容审查方面承担更多责任的最佳途径。硅谷的自由主义已经走到了尽头:社交媒体公司必须与各方合作,就如何监管互联网达成共识,否则可能会有更严厉的规则落到它们头上。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