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联储

FT社评:特朗普必须停止向美联储“塞人”

如果特朗普的两个支持者加入联邦储备委员会,明年美国大选前降息的压力将会非常大。更重要的是,美联储独立性将受到削弱。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为美联储(Fed)理事,大度的人可能把这事看作是个意外。但一周后他又提名了前披萨大王——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见文首图),这就显得很草率了。这两人都没有资格加入管理美国货币政策的理事会,毕竟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特朗普呼吁放松货币政策,这两人正是因为支持他的意见而获得提名的。如果他们真的成为美联储理事,向来备受特朗普指责的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就有的头疼了。了解了这些,就明白特朗普提名这两人是存心破坏。

美国总统在华盛顿的监管机关安插亲信是一回事——历届总统都这么干,尽管特朗普比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更明目张胆——破坏世界主要央行的独立性就是另一回事了。

短期内,鲍威尔尚可处理两个不和谐的声音。有表决权的成员共有12名,这位美联储主席可以让凯恩和摩尔靠边站,即使他们直接听命于白宫。危险的是,特朗普正准备罢免鲍威尔本人,尽管也是他任命了鲍威尔。

此举将在法庭上受到挑战。但考虑到特朗普已将支持他的法官塞进了司法系统,也不能保证他的意见会被推翻。这将使美联储驶入未知水域。上一次美国总统控制美联储主席是在1972年总统大选前,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迫使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放松银根。这埋下了通胀失控的隐患,在那个十年的剩余时间里,经济受到了严重破坏。

只要有一丁点鲍威尔正在听命于特朗普的迹象,就足以削弱美联储的独立性。去年,当美联储暗示利率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时,特朗普指责美联储“疯了”、“发疯”、“大错特错”。后来鲍威尔表示,由于全球经济前景恶化,美联储今年将暂缓加息,这才让白宫暂停了对美联储的指责。鲍威尔的解释十分真诚,但他表现出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却造成了破坏性影响。

如果特朗普的两个支持者加入由鲍威尔领导的联邦储备委员会,那明年大选前降息的压力将会非常大。鲍威尔可能面临的选择是,要么变成另一个伯恩斯,要么被听命于特朗普的人取代。

与世界首要储备货币是否得到了良好管理相比,还有更加利害攸关的问题。各地的民粹主义者正在抹黑专业知识,侵蚀自由民主的根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将于本周开始举行的大选前破坏了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的独立性。去年土耳其央行顶住了该国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要求降息的压力,尽管如此,埃尔多安的施压还是破坏了里拉的稳定。

特朗普想让他自己的飞行员执掌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让白宫医生领导退伍军人事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这两人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但特朗普上周成功地为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争取到了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一职——这位经济学家的履历几乎和摩尔的一样可笑。特朗普的意图很明确。他想要把美联储、法院和各个监管机构塞满听命于他的家伙。打造一个机构的独立性需要数十年时间,而摧毁这种独立性只需很短时间。美国参议院应该恪尽职责,否决凯恩和摩尔。不值得特地为他们举行听证会。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