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正变得更像发达国家?

中国经济增长不再意味着就业永远增加和薪资上涨,在家庭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放缓之际,家庭债务也在增加。

自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券商及其研究团队一直在推销这个喜人的故事: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就业率不断上升、收入不断增长、高端和中产阶级消费欣欣向荣。

生产从茅台到梅赛德斯-奔驰汽车(Mercedes)等各种商品的公司一直是强劲经济增长的巨大受益者,经济增长让所有人的钱袋子变得更鼓。因此,一些公司的股价出现大幅攀升,例如总部位于北京的兆易创新(GigaDevice Semiconductor),这家芯片制造商是中国股市上表现前几名的企业,过去5年累计上涨近900%。

但这个喜人的故事现在可能在发生变化。来自摩根大通(JPMorgan)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经济增长不再意味着就业永远增加以及薪资不断上涨。

这份报告的作者Sin Beng Ong写道,“亚洲一直在放缓。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向就业和劳动者收入的传导”已停止。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创造的多数就业往往是低端服务业岗位,例如为电商企业做快递员,这种职业向上流动的可能性较小。

这些趋势对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产生了特别重要的影响,最近几年,消费一直是中国一个尤为强劲的增长引擎。就在贸易摩擦显示作为增长引擎的出口制造业也在失去动力之际,消费支出减弱——今年4月中国零售销售增速达到近16年最低,这尤其令人遗憾。

不断增长的消费者支出曾是中国股市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一,过去5年,以人民币计算,中国股市的表现是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的3倍左右。目前还不清楚,哪一个主题能够推动股市从这个水平继续劲升。例如,科技股票已面临压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太平洋对岸优步(Uber)和Lyft等美国科技股的传染。

“中国收入增长空间缩窄,”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滨表示,“每两三年消费增速就下降1到2个百分点。”

另外,在就业增长和薪资放缓之际,家庭债务大幅上升,这增加了又一个不利因素。

例如,2017年,消费占GDP增幅的三分之二,支撑这种幅度的不仅有薪资上涨,还有资产价格上涨,特别是房价。另外,信贷的获取渠道更为普遍,不管是通过银行还是P2P贷款机构等其他来源。

回到2013年,家庭债务(包括抵押贷款)与GDP的比例相对温和,为30%。但根据北京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数据,去年,这个比例升至大约53%。(这些数据只涵盖银行贷款,这个数据可能还被低估了。)

评级机构惠誉(Fitch)指出:“家庭债务是银行体系新增贷款的最大一块。”该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可能超过100%。这将意味着曾经节俭的中国人变得几乎与美国人一样挥霍,美国的这一比例为105%。

日益上升的债务可能对其他行业产生间接影响,特别是房地产。“房地产销售不太可能出现2015年至2017年那种热潮,因为抵押贷款增速不会那么强劲,”龙洲经讯的中国经济学家陈龙警告称,“这(也)意味着房价已经很高的城市可能不会出现又一轮涨价,因为这些地区的家庭承担更多债务的能力有限……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如果政策制定者希望保持经济高速增长,那么企业和政府部门将不得不承担更多债务,以抵消家庭举债放缓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