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元

美元在一段时期内仍将占据主导地位

邰蒂:中国减持美债令投资者担忧贸易战会不会演变成资本和货币战争?如果会,这是否会破坏美元的主导地位?

上周,当中国近来一直在出售美国政府债券的消息传出后,美债市场惊起了一阵寒颤。减持规模并不大——3月份仅为205亿美元——且该举动也并非伴随着公开威胁。但在当前的保护主义氛围下,该消息让投资者开始思考两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当前的贸易战是否会演变成资本和货币战争?如果是的话,这是否会破坏美元的主导地位?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但愿不会”。对于第二个问题,答案是“几乎肯定不会”。

其中的原因在上周苏黎世的一个央行官员会议上得到了清楚阐述,会议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主办的。相关讨论始于美国经济学家巴里•埃森格林(Barry Eichengreen)的一篇论文,文中概述了美国学术界对美元实际上锚定国际货币体系的方式产生的分歧(美元约占外汇储备、外币债务和银行存款的60%)。

埃森格林教授指出,在他任教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家们往往认为美元的主导地位最终将结束。在过去其他货币(或金属)也曾占据主导地位——比如19世纪的英镑。然而,以前那些时代的一个特点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这种主导地位几乎总是发生在多极化的全球体系中。

伯克利的经济学家们认为,世界最终将再次变成多极化,尤其是在现状没给任何人带来好处的情况下。最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背负着极其庞大的美元计价债务。尽管美国领导人喜欢与美元主导地位相关的政治地位和权力,但它也对美国国内经济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这种主导地位导致美元过度强势,人为压低了市场利率水平。

但这里的关键词是“最终”。就连埃森格林教授也并未预测美元在不久的将来会失去主导地位。与此同时,在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包括现任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内的一群经济学家最近提出了一些强有力的实证论据,来证明美元霸权为何具有“粘性”。

目前,美元是贸易结算的主要货币(如果不包括欧元区内部以欧元计价的支付),这也鼓励了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的发行。这些因素综合起来造成了极其明显地偏向美元的局面,这种局面很难改变,尤其是在人民币尚未实现自由化、欧元区市场仍处于分裂状态的情况下。

俄罗斯的例子表明了这种“粘性”。乍一看,莫斯科方面似乎正试图摆脱美元的束缚。在此次IMF和瑞士央行举办的会议上,俄罗斯央行行长伊万娜•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透露,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期间,俄罗斯把美元在其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从46.3%降至21.9%,用欧元和部分人民币替代美元。

考虑到俄罗斯的贸易模式,这似乎有合理之处:与美国的贸易仅占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而与欧盟和中国的贸易占GDP的比重则高达24.3%。但这里有个问题,纳比乌琳娜指出,俄罗斯55%的贸易仍以美元计价。而且,由于俄罗斯企业(明智地)试图把债务与收入相匹配,54%的俄罗斯债务也是以美元计价。

现在,批评美国的人可能会指出,俄罗斯是一个极端例子——它高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而这些出口往往以美元计价。但全球的情况十分明朗。IMF/瑞士央行会议上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尽管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行长都对美元支配地位造成的痛苦感到担忧,但没有人预测这种支配很快会消失。

然而,也有一个有趣的情况。这是此类会议第九次召开,也是首次有金融科技公司的代表参加。他们大胆预测,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等技术将颠覆全球金融。不出所料,央行行长们并不相信,但他们并没有立即否认金融科技公司的说法。

因此,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东西最终可能挑战美元霸主地位,那就像关注中国一样关注硅谷吧。只是不要期望这种改变会很快发生,即使在贸易战期间。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