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贸易是美中冲突的第一枪

斯蒂芬斯:美中贸易战令人不安的一点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对华鹰派已经把目光投向关税以外的问题,他们希望美中经济脱钩。

美中贸易战令人不安的一点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念念不忘贸易平衡和关税。这位美国总统留恋上世纪50年代,当时美国工业所向披靡。然而,对华盛顿日益壮大的对华鹰派阵营而言,重新设定贸易条件只是第一枪。

在美国和中国谈判代表最近尝试、但结果未能达成贸易协议之际,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访问伦敦。他给特里萨•梅(Theresa May)政府传递的信息?如果允许中国的华为(Huawei)参与建设英国的5G通信网络,你们就可以与英美特殊关系说再见了。

回到华盛顿,特朗普宣布了新措施,实际上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技术设备,还可能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购买对其制造的产品至关重要的半导体器件。

在6000英里以外,美国军舰正在南中国海航行。带领日本、菲律宾和印度军舰的美国海军,举起了另一面标语。只要中国将有争议的岩礁改造成军事前哨阵地以声索对南海的主权,美国就会进行更多的“航行自由”(freedom of navigation)巡逻作为回应。

与此同时,知名共和党人正在向一个新的反北京游说团体提供支持。“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令人想起当年针对苏联的冷战。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等人都在呼应该委员会的警告,即中国开启了一场新的军备竞赛。

特朗普表示,他希望在下月的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化解贸易问题上的分歧。对华鹰派人士已经把目光投向关税以外的问题。他们基本上希望美中两国的经济脱钩。

美国总统已向这个方向采取一些行动,包括收紧对中资投资于美国经济敏感部门的控制,并对在美国高校留学的中国学生出台新的限制。对于有关高关税打击在华设厂的美国企业的抱怨,特朗普的答案直截了当:把生产迁回国内。分离美国和中国的供应链,将恢复国家独立。

直到不久以前,中国还只是被视为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经济竞争对手。它通过操纵贸易和投资规则,迫使西方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并窃取知识产权来欺骗整个体系。在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普遍对这类做法感到愤怒。欧洲人对中国的限制性投资条件和不对称贸易规则表达了同样的愤怒。

贸易叙事现在被归入一个更令人震惊的矛盾。经济问题已经与地缘政治搅在一起。在白宫和国会圈子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你都可以听到这样的观点:中国不仅是一个危险的经济竞争对手,还是一个扑面而来的关乎美国生死存亡的威胁。北京方面也许没有当年苏联那样的意识形态野心,但它确实威胁到美国的优势地位。要应对这一挑战,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公平的贸易环境。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和五角大楼制定的国防战略预示了这一转变。第一份文件说道:“中国正在利用经济诱惑和惩罚、影响力行动,以及隐性的军事威胁来说服其他国家服从其政治和安全议程。”对于南中国海:“中国已经发起一场快速的军事现代化行动,旨在限制美国进入该地区,同时在那里为中国提供更自由的行动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