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拆分北京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六:“三不管”的北三县是机遇还是悲剧?

黎岩:在大厂、三河、香河,除了飞涨的房价,它们并未获得更多发展动力。这也使得房价的支撑力变得薄弱。

【编者按】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将在通州区加快建设“行政副中心”,这一政策后来被民间形象地解读为“北京迁出北京”,或者说把“作为首都的北京”和“作为北京的北京”拆分开来。“迁出”和“拆分”对于北京这座城市来说,或许是必有之义。然而,这次大搬迁最终能否达到决策层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两三千万人口,他们的生活已经、即将受到何种深远影响?在官方规划公布一年之际,FT中文网邀请资深媒体人黎岩撰写“拆分北京”系列报道,试图梳理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历史渊源,并分析这一重大行政决定与一代人的生活轨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下是本系列第六篇文章。

2015年中时单价不足6000元/平方米的河北省香河县,现在已经全面超过两万元。即使如此,来势汹汹的买房人还是把售楼处挤得水泄不通。8月初新开的一个楼盘,甚至有买房人为了抢先一步而砸碎了售楼处窗玻璃。而他翻窗而入去争抢的,不过是一个交纳25万元定金后或许能够排到的买房资格号码。

曾在2010年房价腰斩至每平方米四五千元的三河市燕郊镇房价,因配套设施相对齐全而迅速飙升,目前单价已经全面超过三万元。

金隅,一家小有实力的北京国企,从今年起开始欣喜于自己当初的眼光。两年前,金隅以每亩不足万元的价格在大厂县成立了一个数千亩的工业园区。至今园区主体建筑尚未落成,但地价早已涨至将近20万元。

毗邻通州“城市副中心”最近的大厂、三河、香河三个隶属河北省廊坊市的县城(三河为县级市),被统称为“北三县”。自从北京市行政班子搬迁的消息传出,“北三县”成了最早获利的一片区域,但途径却仍然是这十几年来最单调和有效的——卖房。

中介店铺迅速顶掉了一个个餐饮、超市,批量出现在楼群底商里。开着蹦蹦或电动自行车拉着看房人走街串巷的经纪人成了街面上最常见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缓冲时间,“北三县”直接做好了准备,敞开大肚等待承接北京疏解而来的人口热潮,而头一批迈进这个行列的购房者,大多都带有强烈的投资目的。

北京市行政班子搬迁的决定在2015年7月正式宣布,但在此之前的几个月,此事已经在悄然酝酿,北京市的核心行政机关内已有传闻。恰恰在这段时间,最邻近通州新城的大厂县出现了一波房产热销行情。此前,大厂境内积压了大批待售楼盘,价格已经在五六千的位置上横盘了几年。从2015年4月起,那些楼盘迎来了大量北京买房客,几乎都是人均两套起买,挑最好的位置,最好的户型。两个月内,就把单价抬高了两千块钱。

2015年7月,搬迁消息正式宣布,投资者和河北房地产商的角力也由此开始。

突然疯狂起来的大厂房价迅速占据了广大媒体的重要位置。后知后觉的市民再携款奔赴河北时,却发现大厂县还没卖出去的楼盘迅速进入捂盘惜售状态,或是在一周之内就凌空跳涨三四千元,甚至有的楼盘还要先花十万元去买一个购买资格。远程而来却没买到满意房子的人自然怨声四起。其中最主要的一种说法,就是“早早知道消息的公务员老爷们又捡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好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