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东

石油王国沙特的未来在哪里?

石油需求在未来十年内见顶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沙特亟需将原油储备变现。从地缘政治上看,将视线转向中国是明智的。

对于沙特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而言,沙特进入衰退期来得真不巧。

失业率持续上升,对社会契约构成威胁。在对外事务方面,也门战争和与卡塔尔之间的争端似乎陷入了僵局。然后还有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健康不佳的棘手问题,以及谁来接替他的问题。

18个月前,这位当时的副王储很可能没有预见到这种情形。当时,他发起了雄心勃勃的“2030年愿景”计划,并提出了让沙特不再依赖石油收入的希望。“在20年内,我国经济将不再主要依赖石油……我们不会关心油价——不管是30美元,还是70美元——油价如何对我们来说没什么不同。这场战斗不是我的战斗。”

几个月之后,他突然扭转方向,推翻前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Ali al-Naimi)的市场份额政策,而同意重复始于1980年代初的失败的欧佩克(Opec)配额政策,各种问题开始出现。

他原本希望,通过把俄罗斯包括进来,新协议将“重新平衡”石油市场,并为石油确立每桶50美元的托低价。反过来,这将改善他提议的将5%的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股份公开上市的前景。该公司的目标估值是创全球纪录的2万亿美元。

但是,正如上图所显示,他的转向也让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尤其是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厂商——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二叠纪盆地有成为世界最大油田的潜力。该盆地的开发曾受到纳伊米政策的有效遏制。

2014年12月,钻井数量达到了353座的最高峰。到2016年5月,该数字已下降至116座。但“贝克休斯钻井数”(Baker Hughes Rig Count)显示,自那以来,钻井数已增加了两倍,达到336座,接近创下新高。

对沙特来说,更糟糕的是,二叠纪盆地每座钻井的产油量较2014年12月每日219桶的水平持续上升。产量几乎增加了两倍,增至每日572桶,而钻探却未完工(DUC)油井数量增加了将近1倍,从1204座增至2330座。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正如安吉利•拉瓦尔(Anjli Raval)近期分析中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沙特已被迫承担了所承诺减产的主要负担。该国每日减产51.9万桶,几乎等于欧佩克每日51.7万桶的减产总量。

当然,其他欧佩克成员国继续为沙特打气,因为沙特减产推高油价令它们受益。

但是,我们会质疑配额策略对沙特王国而言是否真的合适。毕竟,欧佩克在一年前预测,其新配额将在今年上半年“重新平衡石油市场”。当这一预期被证明是过于乐观之后,欧佩克预计到2018年3月将实现再平衡。如今,欧佩克在暗示,再平衡也许要到2018年底才能实现,并且甚至可能需要进一步减产。

鉴于电动车崛起对石油的关键运输市场的威胁日益增大,减产政策在长期内是否管用引起了甚至更深的疑问。

石油生产商过去经常对这种情形不屑一顾,称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需求增长将为石油提供可靠的未来。但他们再也不能忽视汽油车和柴油车所产生污染引发的日益加剧的担忧。

印度已公布,到2030年,该国所有新上市汽车都将由电力驱动,而中国也在研究类似方案。中国有双重激励采取这一政策,因为它将不但支持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治理污染战略,而且为国内汽车厂商在全球电动车生产中占据领导地位创造机会。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