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性骚扰

法国女性对性骚扰宣战

沙萨尼:政府官员的失言,揭示法国人对性骚扰定义的困惑。一项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法国人无法区分“引诱”和“骚扰”。

继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丑闻在美国爆发后,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20世纪法国作家、女权主义者——译者注)的国家也有了自己初步的#MeToo(我也是)运动——一场鼓励世界各地的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关于遭受性骚扰经历的运动。法国的“#Balancetonporc”(揭发那头猪)运动鼓励女性公布那些骚扰或侵犯她们的人的名字,让这些人感到羞愧。

大量匿名揭发似乎表明,性别歧视以及更恶劣的行为在法国商界、媒体、政坛和艺术界普遍存在。除此以外,还有少量公众人物——包括两名议员和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执政时期的一名前内政部长——被实名举报,可能成为法律行动的对象。多数人否认这类指控。一名议员作出了道歉。

有人批评该运动过于激进。知识分子伯纳德-亨利•列维(Bernard-Henri Lévy)不喜欢“猪”这个字。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政府男性要员们的言论突显了在法国要严肃对待这一问题的巨大文化挑战——即使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法国女性站出来反抗性骚扰。

在被问及是否应该揭发性骚扰者时,内政部长热拉尔•科隆(Gérard Collomb)回应道:“应该,要看情况,”并补充说,调情和性骚扰是两回事。法国财政部长布卢诺•勒麦尔(Bruno Le Maire)在广播节目中表示,如果他遇到一个性骚扰者,他不会举报,因为“我的政治生涯里没有告发这一项。”

几秒钟后就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提醒勒麦尔,他有法定义务去举报任何骚扰者,而几小时后他就发了一个视频称自己“讲错话”。科隆随后也纠正了自己的初步回应。

政府官员的这些失言,揭示了法国人对性骚扰定义的困惑状态。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法国人无法区分“引诱”和“骚扰”。

这意味着女性也需要深化认识,包括我自己。我用了十几年时间——以及去年我的女性同行们公开号召终结法国政界普遍的不当行为——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名商业记者也在忍受不当行为。我在一篇专栏文章中详细叙述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包括被一名法国顶级银行家和一名财政部官员性骚扰,而后者竟然是在我们首次因公会面的几分钟后动手动脚。很久以来,我都没太重视这些经历,只当是轻微的滋扰。

作为一个在法国长大和工作的女性,我以前只是假设,此类行为并不是那么应该受到谴责。尽管我的英美同事对此感到震惊——他们是对的——但我在感到恼火的同时,学会了不把这些行为太当一回事。上周我参加了一项关于性骚扰和性侵犯的在线测试,我答对的还不到一半。尤其应该指出的是,我居然把一起从法律角度看属于性侵犯的个案当作骚扰。

我的认识在不断深入,法国也如此,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马克龙政府的另一名成员:性别平等部长玛琳•夏帕(Marlène Schiappa)。这名34岁的女性因写作职场妈妈的博文而闻名,她正准备立法打击街头骚扰,她还点名批评了一些未能提拔女性的企业。

上周,她宣布了一场名为“让我们制止他们!”的在线宣传活动,其列举的案例包括:“他在公交车上磨蹭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体,现在他面临五年监禁和7.5万欧元罚款”;“他在社交媒体上贴出前女友的裸照,现在他面临两年监禁和6万欧元罚款。”

我观看了夏帕在国民议会上向议员们介绍她的计划——感谢马克龙政党的政坛新人们,现在近半数议员是女性。一个男子在背后大声喊:“你别那么神经兮兮!”她顿了一下,带着微笑翻了个白眼。她的发言结束后,议会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认为她的自信幽默是最好的防守。我希望在我成长的岁月中,有人能警告和提示我如何反抗性别歧视。当今这一代法国女孩可以从夏帕等女性那里得到这些提示。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