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收入不平等程度下降

中国贫富差距自2008年以来有所缩小,获益于社保投入增加、农村收入迅速上升等因素,但仍然比西方国家严重。

习近平解决中国社会不平等问题的决心,是他在今年的中共19大会议上长达三个半小时的讲话中备受宣传的内容。

然而,没有得到很好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08年以来已经下降。此外,这一下降是一个更广泛的、虽然远非普遍的趋势的一部分——在以拉美为首的各个新兴市场,收入不平等程度在下降。拉美曾经是地球上不平等现象最为严重的地区。

自本世纪初以来,以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衡量的收入不平等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有着充足数据的16个拉美国家大幅下降(自2006年以来,世界银行没有委内瑞拉的任何数据)。

以0-100衡量,基尼系数为0代表完美平等,而100代表最大的不平等。如图一显示,拉美平均基尼系数从2002年55.2的峰值下降到2015年的47.1(该数据最新只统计到2015年),虽然它仍然远高于西欧通常25-35的水平。

图一

在中国,收入不平等似乎也在下降,尽管从世界银行的数据库还看不到这一点,因为它只有中国在2008年和2012年两年的基尼系数数据。

然而,世界银行的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和陈绍华的研究显示,随着中国开始工业化,其基尼系数从1981年的31升至了2001年的44.7。

自2003年以来,中国国家统计局每年发布基尼系数。其数据显示,中国不平等程度持续上升,直至2008年达到49.1的峰值,自那以后基尼系数进入下降趋势,在2016年降至46.5,如图二所示。

图二

荷兰资产管理公司NN投资伙伴(NN Investment Partners)的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在中共19大一结束就参加了一个级别仅在部长级以下的技术官员和经济学家出席的会议,他表示,有人认为,中国不平等程度下降的部分原因是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运动。

巴库姆指出,反腐运动“改变了高收入者的心态”。他说:“数位人士谈到了这一点。他们一直致力于清理系统,因此我认为这起到了作用。”

此外,巴库姆指出,对教育和医疗的大规模投资以及针对较贫穷地区和农村地区的“巨额补贴项目”是近年来平等改善的原因。

其他人则认为反腐的作用并没有那么重要,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投资策略师罗福万(Andy Rothman)指出,中国在基尼系数开始下降数年后才发起了反腐运动。铭基亚洲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320亿美元资产。

世界银行发展研究集团的高级顾问弗朗西斯科•费雷拉(Francisco Ferreira)表示,中国的一部分情况是,“在传统的沿海制造带地区,薪资水平大幅上涨,以至于制造业活动开始转移到内陆较贫困地区”,这提高了收入较低地区的薪资水平。

罗福万同意这种说法,他说,“近几年来,经济较贫困地区的收入增速超过了较富裕地区,(也就是说)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

政府政策也发挥了作用。罗福万表示:“这十年来,中国各地的最低工资水平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同时有大量资金投入到社会保障体系上。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的第一个五年任期里,教育、医疗和环境方面的支出全都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