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对欧投资:威胁,还是机遇?

拉斯穆森:为巩固欧洲作为自由开放贸易最后一个主要堡垒的地位,我们的座右铭应是:保证自由贸易,必须坚持公平原则。

在中共十九大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毫不含糊地摒弃了中国坚持了几十年的韬光养晦策略。如今的目标是,到2050年,通过对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投资让中国牢牢屹立于世界舞台中央。

表面上看,此举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包括欧洲。但考虑到中国投资的规模和性质,看起来不错的生意实际上可能会让我们的公开市场体系崩溃。欧洲是这场大戏的中心舞台:既是全球贸易体系的维护者(鉴于美国当前在贸易方面的保护主义收缩),也日渐成为北京方面投资实力影响的目标。

起初,欧洲非常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金融危机给欧洲留下了约3300亿欧元的投资缺口。瞅准这一机遇的中国开始大举投资欧洲各地,投资规模自2010年以来增长15倍。作为自由贸易的终生倡导者,我通常会因这些投资对欧洲经济有利而表示欢迎。

然而,欧洲顽强地致力于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有可能变成一个战略漏洞。中国巨型国有企业与对欧洲技术和关键基础设施领域大举投资的致命结合带来的风险不应被低估。

中国的大规模现金投资最初集中在欧元区南部边缘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上,金融危机在葡萄牙、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为中国提供了机会。中国2015年全部投资的近半数都集中在南欧国家。

这些投资已经对欧盟的外交政策决策产生了影响。7月,接受中国巨额投资的欧盟成员国成功地弱化了一份声明的措辞,此前,一项仲裁裁定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声索的海洋权利和资源违背了国际法。此举并非孤例,就在上述声明发表的几周前,希腊阻止了一份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声明。

仅这一点就应该引起欧盟其他国家的警惕。但情势发展远不止于此。近年来,北京方面的注意力还转向了北欧,瞄准了那里的科技行业。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担忧:高科技投资正在被用于绕过早已从宽解释的欧盟武器禁运。

欧洲正慢慢开始意识到这种风险。在柏林、巴黎和罗马的联合呼吁下,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提议建立一种审查机制,对敏感行业的投资敲响警钟。然而,此举并未认清眼前的巨大挑战。

全欧范围的早期预警机制无法弥补15个欧盟国家国内审查规定的缺失。这些措施可以自由裁量,远没有我们在七国集团(G7)其他任何国家看到的那样严格。例如,在日本,对敏感行业的大额投资需要财务省的审批。英国提出了一项降低投资审查框架的审查门槛、扩大审查范围的议案。美国国会仅在2017年一年就至少三次尝试收紧本已严格的审查规定。

然而,即便是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对投资决策没有否决权的相对温和的提议,也遭到了抨击。由依赖北京方面慷慨解囊的欧盟成员国和信奉自由贸易的北欧国家组成的“邪恶联盟”正在寻求阻止这样的提议。他们的理由是,过于严格的审查将会悄悄引入保护主义。我的观点恰恰相反:如果不能确保欧盟拥有强健的投资审查机制,我们就会向中国的保护主义敞开大门,尤其是在我们最敏感的一些行业。

加大对外国投资的审查力度不是为了扭曲市场,而是为了保护基于规则的开放贸易体系免遭滥用。这种方式不能一刀切。欧盟成员国将不愿把对本国国内行业投资的关键决策权让给欧盟。而欧盟条约也没有为这样做提供强有力的依据。

但是,制定一个过软的欧盟投资审查框架将向中国发出信号,即对欧洲分而治之是可行的。最终,这将取决于欧洲如何应对注定将对本世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在开放贸易、基于规则的体系与中国的雄心之间的一场较量。为了巩固欧洲作为自由开放贸易最后一个主要堡垒的地位,我们的座右铭必须是,为了保证自由贸易,必须坚持公平原则。

本文作者是Rasmussen Global董事长,2001年至2009年曾任丹麦首相

译者/申凯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