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印度尼西亚

21世纪的中国不能忽视印度尼西亚

谢毅哲、赫布尔:中国对印尼的陌生,与大举进军东南亚的日韩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需要更重视这块新兴市场。

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常常被中国人忽视,直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雅加达后才有所改变。2013年10月上任一年多的习近平对印尼进行国事访问,并在印尼国会演讲中首次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一时间出现了“东南亚风”和“印尼热”。 2015年10月中国与印方签署从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承建协议,标志着中国高铁首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走出国门。紧接着, 中国国有和民营企业在印尼也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走出去”实验。据报道,去年腾讯和京东向印尼的出行和结算平台Go-Jek投资了数亿美元,而马云的阿里巴巴也持11亿美元入股印尼最大的电商Tokopedia。在实体制造业方面,去年7月五菱汽车也正式开始在印尼投产。

但是,中国人对印尼这个国家似乎仍然既熟悉又陌生。这种熟悉又陌生来自于数百年的两国交流史。熟悉是因为历史教科书中的“郑和七下西洋”每次都要在印尼停留,下南洋谋生的华人劳工对中国辛亥革命的慷慨解囊,还因为那里是世界海外华人最多的国家(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印尼有2832万华人)。

熟悉更是因为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印尼对中国的战略支持和友好。1949年10月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被西方国际社会孤立,同样有着被西方帝国主义和殖民者压迫历史的印尼与中国亲如手足,并在新中国成立后的6个月便率先与华建立外交关系(是除苏联等共产主义阵营外的第一批国家)。周恩来总理也于1955年远赴印尼参加对新中国外交具有深远影响的第一次亚非会议(史称万隆会议)。

但中印友好很快被1965年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苏哈托总统给打断。亲美反共的军事强人苏哈托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以印尼建国五原则“潘查希拉”(Panchasila)中的一条“信仰神道”(Belief in the One and Only God)的名义进行了“反共大清扫”,很多华人和无辜的百姓遭到严重迫害。1967年中国撤回大使,切断与印尼的外交往来,直到1990年“冷战”结束后才恢复外交关系。

复交后的中印关系并非一帆风顺。 1998年亚洲经济危机席卷印尼,物价飞涨,大批人失业,外资撤回,印尼卢比从2436卢比对一美元跌到了14800。不满的学生和群众走上街头将矛头指向执政31年的苏哈托总统,要求其下台。政治混乱中,有军队背景的机会主义者趁机想浑水摸鱼,造成了震惊中外的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又称“黑色五月暴动”)。 中印关系直到苏哈托总统下台,民主化后才开始健康发展。经济层面,2002年中国通过“ASEAN+1”模式与东盟签订《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2010年自贸协定生效后,中印两国贸易、投资和人员往来飞速发展。政治层面,2005年中印两国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3年又将两国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虽然两国关系不断发展,中国也刮起来了“再下南洋热”, 但中国人对印尼的了解似乎仍然比较局限和陌生。大多中国人对印尼的印象仍然是落后的待发展国家,或者是美丽的巴厘岛和热带沙滩、椰子树、热带雨林,或者是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反华”和对中国公民免签入境。

这种印象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后欧美企业撤资的背景下,大举进军东南亚的日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日本或许是最看好东亚的国家,将东盟视为“下一个中国”。而印尼是拿着东盟(东盟总部坐落在印尼首都雅加达)钥匙的国家,更被日本视为重中之重。日本的布局涵盖方方面面,除了汽车、摩托车和电子产品等日本的传统强项以外,还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工业园区建设等方面大局领先。笔者有位日本朋友在11年前投资号称“印尼版阿里巴巴”的Tokopedia,当时公司位于雅加达郊区的一个小小的房间,只有15个员工,而如今已经拥有1500个员工,并在在雅加达市中心CBD有个高47层的办公大楼——Tokopedia Tower,估值20亿美元。这无不让人联想到早期日本软银孙正义对阿里巴巴和马云的投资。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