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种族主义

种族语言的问题

库柏:种族问题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成为头条新闻,但我们用来讨论这类话题的词语往往是误导甚至错误的。我汇总了一些无用词语。

从美国白宫、德国东部,到英国工党(Labour Party),种族问题都成了头条新闻。但我们用来讨论这类话题的词语往往是误导性的,或错误的。比方说“种族主义”一词就因为使用过度而被弱化了。尽管我讨厌让自己听起来像是政治正确(顺便提一下,这是另一个贬值的术语)的“政委”,以下是我对讨论种族问题所用的一些无用词语的指南。

色盲(Colour-blind):某些保守派最喜欢的词,他们(往往真诚地)声称,他们看不到肤色之分,因此大家围绕种族主义谈论太多了。他们的前提是各色人种都能获得成功,所以没有人应该抱怨结果。这忽视了结构性的种族不平等:例如在美国,非裔美国人更有可能就读于经费不足的学校,或受到不公正的监禁。只要肤色还会对人生际遇造成影响,当一个色盲就意味着不看现实。

社区(Community):人们通常用来指代其他族群的一个词。我曾经问一个和蔼的白人朋友(他正在谈论“犹太社区”),他自己属于哪一个社区?他很困惑。他只代表他自己,一个有独特思想的个体。将人们划入铁板一块的族群“社区”过于简单化。例如,一个人是穆斯林、摩洛哥人、法国人、巴黎人、欧洲人还是上述所有人?其次,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个族群都不是一个拥有统一世界观的、你生来就加入的俱乐部。

社区领袖(Community leaders):一般是未经选举的、自封的大胡子年长男性。

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这是左派的一个嘲笑用语,指有人“挪用”另一个群体的“文化”。最近一位受害者是白人诗人安德斯•卡尔森-威(Anders Carlson-Wee),他在《国家》(The Nation)杂志上发表了一首诗,是以一名黑人残疾流浪汉的口吻写的。在惯常的批评声浪响起后,“保持在你自己的车道上!”该杂志的诗歌版面主编进行了毛时代的中国人会作出的自我批评:“对于本刊给受到这首诗影响的众多社区带来的痛苦,我们表示遗憾。”

但世界历史就是“文化挪用”。认为某首诗歌失礼是可以的,但没有人必须遵循他或她被分配到的某个想象社区的规范——再说这些行为规范也在不断变化。

文化(Culture):有一种观点认为,每个族群都有其固定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文化,其中包括一些永恒的做法,比如禁止女性开车。但事实上,“文化”是会改变的。例如,你可以比较一下30年前和今天西方对同性婚姻的看法。这也就是为什么“英国价值观”(British values)这个词没有意义:当今英国的主流规范中,有许多会吓坏英国人的祖先。

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政治正确的某些言论形式确实有危害性,但“政治正确”是保守派过度使用的一个一刀切的嘲讽用语。每个社会都需要言论规范。女性、同性恋和少数族裔能在日常工作中不必受到偏执狂们的侮辱,这是件好事。

种族(Race):一个没有任何生物学依据的概念。例如,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天生差异——肤色,或镰状细胞贫血发病率——都很微小。以“种族”划分人群,虚假地暗示着存在不可逾越的差异。正如哲学家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所称,没有人只有一种身份认同,只是黑人,或白人,或穆斯林。我们都有多重身份认同。一个人可以同时是黑人、基督徒、伦敦人、会计师、母亲、姐妹、跑步者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