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人类

人体为何不适应现代生活?

库克森:人类是地球上进化最成功的物种,但人体依然不是特别适应现代生活。三本关于进化的书或许能解释其中缘由。

想想人类的身体,任何人的身体。你的和你伴侣的身体——或者你见过的身材比例最完美的男性或女性。你是否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美,对进化打磨出的如此绝妙而复杂的生物机器感到惊奇?

还是你老在想人体组织和器官的种种缺陷?由于从解剖学上讲不适应现代生活所要求的姿势,腰部经常感到疼痛。肠胃无法处理过量的加工食品。没有矫正镜片,眼睛就看不清楚。

上述两种观点都是站得住脚的。从好的方面来看,就我们在地球上的主导地位、我们大多数人在漫长的人生中享受的情感、文化和智力财富而言,我们人类是地球上进化得最成功的物种。然而,我们的身体还远未达到完全适应工业文明。

到目前为止,我们不得不忍受我们的不完美。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希望、或者说是威胁:科学技术能够对人类的身体和大脑进行改善。生物工程和机器人技术可以为脆弱的骨骼和疲惫的肌肉增加力量和弹性,而电子植入物可以强化我们的大脑,基因编辑可以改变人类的生物化学特性。可实现的变化的空间如此之大,现在是时候对自然界赋予我们的躯体进行评估了。

两本新书——《人类的缺陷》(Human Errors)和《灵长类动物的进化》(Primate Change),对我们的身体缺陷进行了极好的评估。第三本新书《转折点》(Turning Points)分析了关键进化事件——一系列机遇和偶然事件——这些事件对人类这个物种的形态产生了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人类进化的许多驱动因素都是有争议的,尤其是导致在过去200万年间大脑体积扩大一倍、认知能力大幅提高的那些因素。相互竞争的解释包括:认为神经扩张帮助早期人类应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群体的“社会大脑”假说;机智聪慧者更受青睐的性选择过程;以及克服环境变化时生态挑战的刺激。

然而,毫无疑问,自从我们的人猿祖先在七百万年前与黑猩猩祖先分道扬镳以来,最重要的一项进化是“专用两足行走”——只用两条腿走路,不像类人猿那样偶尔站立或两足行走,但更喜欢用四肢“指关节行走”。正如科斯塔斯•卡姆普拉契(Kostas Kampourakis)在《转折点》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让人类与其他灵长类动物区别开来的一切(包括智力)都源于这项进化,这个过程始于约400万年前,近乎完成于200万年前。

虽然就像后来的大脑容量变大一样,两足行走在进化上的驱动因素还没有定论,但其影响之广是显而易见的。两足行走让我们的手可以自由地进化得精巧灵活、便于操纵物体,先是可以制造工具,后来又可以制作具有文化价值的手工艺品——现在则可以轻松自如地操控键盘和手机。在《灵长类动物的进化》一书中,威巴•克雷根-里德(Vybarr Cregan-Reid)写道:“我们人类实现或创造的几乎一切东西,都是靠我们的双手完成的。”

分析人类身体的人士对人类两只非常好用的手大加赞赏,但对人类身体的其余部分则诸多批评。人类的脚进化得不太好。在人类不再需要爬树之后,脚进化得能够支持在非洲平原上长距离奔跑和“持续狩猎”。人类的奔跑速度赶不上其追捕的猎物。但是人类可以用耐力去追逐哪怕是跑得飞快的羚羊,直到它们最终因疲惫而倒下,被人类用石器杀死。用两条腿直立奔跑的猎人从太阳那里吸收的热能比四足动物要少,排汗系统也让他们能比毛茸茸的动物更有效地散发热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