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台湾藏家曾文泉:从电影人到策展人

曾文泉认为自己更接近艺术赞助人的角色,现阶段他更关注登上国际舞台的亚洲艺术家,并持续在台湾策划展览。

曾文泉(Rudy Tseng)在亚洲当代艺术领域是一个决定性的角色。他具有广告与电影行业的从业经验——他于2005年12月作为华特迪士尼国际(Walt Disney International)台湾地区主管退休——目前他是一位常住台湾的收藏家和备受尊敬的策展人。他还是泰特美术馆(Tate)亚太地区收藏委员会(Asia-Pacific Acquisitions Committee)的成员以及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的委员,此外他还是多个国际艺术展的顾问团成员——如香港艺术博览会(ArtHK)、东京艺术博览会(Art Fair Tokyo)以及第一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Taipei Dangdai)。

“我的家族并没有艺术收藏的渊源。”他在位于台北郊区的家中语气轻快地说道,“我是按照传统中产阶级模式被抚养长大的,但当时家里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所有四名子女的教育费用。”在高中和大学阶段,他对现代诗和当代艺术都很感兴趣,他会在周末参观博物馆和画廊,并大量阅读了艺术家的专著。

当身边的朋友还沉迷于汽车和时尚品牌时,他选择存钱购买艺术作品。他购入的第一件艺术品是现已年逾八旬、长居纽约的中国艺术家庄喆的一幅绘画。当时他刚三十出头,在一场拍卖会上购得了这件作品。庄喆是1957年成立的五月画会(Fifth Moon Group)的首批成员之一,并且是台湾现代艺术运动的前沿人物。他的艺术作品可以称得上是融合了中国书法和文人画的艺术传统与西方抽象艺术风格。

“当时我的工作强度非常高,而且我出差几乎总是去好莱坞,没有什么机会去大量参观博物馆和画廊。”他说,“因此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台湾本土艺术家身上,并在一定程度上扩展到了在海外工作的中国现代画家。”

这种情况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发生了显著变化。当时他在伦敦与老朋友、艺术史学家陈维德(Eugene Tan)度过了一段时光,后者目前是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馆长。“他带我领略了伦敦市内一些不那么出名的角落,还向我介绍了年轻的英国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s, YBA)的作品。正是在那时我才意识到,我希望收藏与我的生活存在联系的艺术品,而不是历史上某位艺术家的作品。”

他开始购入戴维•巴彻勒(David Batchelor)、伊恩•达文波特(Ian Davenport)以及亚历克西斯•哈丁(Alexis Harding)等人的作品,陈维德则继续从伦敦给他寄来“引入入胜、极富魅力”的作品目录。

巴彻勒借助回收再利用的霓虹灯箱制作的装置艺术品,例如“砖巷混音二号”(Brick Lane Remix II),在曾文泉极简主义风格的家中显得出人意料,它们明亮的色调在棱镜中反射跳跃,映照在轻微反光的白色墙壁、地板、玻璃嵌板以及包钢立柱上。

“陈维德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曾文泉反复表示,“自那以后我开始主动与台湾本土的艺术家接触,后来还将接触面拓宽到了日本——日本邻近台湾,我的父母也会说日语——之后进一步拓展到了东南亚。我结识了几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艺术家,此后又逐渐认识了一些来自印度、美国甚至南美洲的艺术家。我对艺术家的国籍并不在意,我关注的是那些能与我的收藏系列产生某种对话的艺术品。例如,我购入了墨西哥艺术家亚伯拉罕•克鲁兹威力戈斯(Abraham Cruzvillegas)的作品——同样由废弃材料制作的概念性装置艺术——因为他的创作观念与台湾道教非常接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