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度报告-中国经济奔驰之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治污行动对全球经济有何影响?

习近平正在加快推进中国经济转型,这场治污行动预示着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角色的终结。

“煤改气”之困:对“清洁空气运动”的再审视

戚凯:对清洁空气的需求必须屈服于能源的可承担性问题,清洁空气、基本生存与工作权利之间的博弈将漫长而痛苦。

中国能源革命的宏大愿景能否成真?

巴特勒:中国提出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描绘了宏伟的能源革命愿景,但这需要基础设施和市场结构的支持。

可口可乐“变身术”

一边是这家131岁的公司正在剥离出售各地装瓶厂资产,另一边是每天晨跑的可口可乐大中华区总裁一路翻看垃圾桶,只为了解消费者喜欢喝什么。

台湾经济为何走向失落?(二)

林宗弘、李宗荣:台湾经济起飞曾受惠于全球化,但1990年代后台商逐渐移往中国大陆与其他邻近地区,对产业发展与社会后果影响深远。

中国实体零售店的线下突围之路

中国人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使得线上和线下销售同时增长变为可能。在电商爆炸性增长的背景下,中国实体零售店也找到了生存之道。

无人驾驶距离我们可能依然遥远

黄震:无人驾驶的探索者们都会在L3-L4的阶段面临煎熬,过往的成功经历似乎都无法保证必然翻越这座险峰。

超越“一带一路陷阱”

赵磊:即使没有“一带一路”,中国人也要全面对外开放,中国企业也要走出去、走进去,国际社会也要经济合作、文化通心、智慧对接。

中国职场距离性别平等还有多远?

中国女性受过良好教育,就业率也很高,但她们发现,父权制的性别规范卷土重来,虽然政府名义上鼓励男女平等。

中国的两种经济

盛洪:无论是政府还是百姓,都有责任推进新经济,改革旧经济。新制度最终会替代旧制度,但这一过程不一定快。

为什么说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

Chen Zhao:中国的债务与GDP比率备受投资界关注,但对一个高储蓄率的国家来说,该指标较高很正常。

2017中国电影市场:冰火两重天

曹峻:新一代中国影人大胆任性,横冲直撞,倒恰恰扣住时代脉搏:要么无声无息,要么就惊天动地!

中国收入不平等程度下降

中国贫富差距自2008年以来有所缩小,获益于社保投入增加、农村收入迅速上升等因素,但仍然比西方国家严重。

中国人口流动的决定因素

最近中国的两大事件表明,尽管市场力量很强大,规划者们想要引导人口流动和劳动力的本能仍没有消失。

城市发展:政策需尊重规律

陆铭:不理解高、低技能劳动力“互补”关系,将导致服务业供给减少,价格上升,加剧城市内部身份不均等。

中国对欧投资:威胁,还是机遇?

拉斯穆森:为巩固欧洲作为自由开放贸易最后一个主要堡垒的地位,我们的座右铭应是:保证自由贸易,必须坚持公平原则。

“一带一路”是否使南非受益?

南非是“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的另一个端点。因政局动荡、经济衰退,在这个“彩虹之国”,危险和机遇同在。

中国民营卫星企业谨慎前行

2014年中国宣布允许民企建造和发射卫星后,中国航天业已涌现数十家民营初创企业,但它们都行事低调,与美国同行形成对比。

ofo首席产品官:小黄车扩张远未结束

陈为接受FT中文网专访时称,ofo小黄车已在数个城市实现盈利,明年将实现整体盈利,但持续扩张仍是公司首要目标。

台湾经济为何走向失落?(一)

林宗弘、李宗荣:台湾经济从战后的“亚洲四小龙”到2000年之后逐步走向衰落,部分根源来自于政策介入产业带来不确定性、产业金融化、人口红利逆转等。

FT大视野:中国与巴西的“天然匹配”

中资企业正大举投资巴西。在巴西,抱怨者说,中国正在买下巴西;支持者说,巴中合作各取所需,是天然的匹配。

中东欧“转向中国”

“16+1合作”机制赢得了中东欧国家的热情欢迎,但欧盟中的西欧国家担心,中国利用欧盟的中东欧成员影响欧盟的政治与战略。

人工智能已经“自学成才”了,人怎么办?

阿胡贾:科技思想家们并不是在模拟人类智慧打造机器,而是每日钻研如何让人类智慧变得无关紧要。

别让全球复苏夭折

2017年先放松一下没关系,但要让这轮复苏持续更久、要防止世界经济未来陷入低迷,我们很快就必须开始啃硬骨头了。

津巴布韦危机令中国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中国事先知晓津巴布韦军方此次行动,但中方也没有对自己一直支持的穆加贝被赶下台加以阻拦。

中国应核算真实GDP增长率

佩蒂斯:中国增长奇迹已然后劲不足,允许债务激增,才能满足GDP增长。政府强调更有切实意义的经济目标,原因也在于此。

中国新一轮下岗潮带来挑战

截至今年底中国各地将有180万煤矿和钢厂工人下岗,是1990年代末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潮,给决策者提出艰巨挑战。

东北特钢私有化或为“僵尸企业”改革开创先例

东北特钢的意外私有化令外界燃起希望:中国政府正对“僵尸企业”问题的市场化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

中国电动车产量新规引发过剩担忧

新规定意味着,到2020年电动车在中国汽车市场的销量份额需要达到8%,远超目前需求。业内专家担心这将打击利润。

中国为何小车企众多?

中国各地竞相成立了规模非常小的汽车制造企业,它们和央企汽车制造商一样亟需整合,但都遭遇强大阻力。

中国房地产热潮支撑“中国梦”

尽管很多专家唱空中国房地产,但这个市场仍在支撑着中国经济增长。没有异议的一点是,这个市场不会整体崩盘。

中国风险之辩:周小川变调金融杠杆的背后

沈建光:决策层对经济形势判断与防范金融风险的定位已经改变,强监管、去杠杆将取代稳增长成为明年经济主基调。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集体主义”的风险

陈稻田:中国经济没有大的经济金融风险,但是, 维护经济金融平稳所采纳的短期政策, 却可能导致长期和深层次的风险。

十九大后的中国:房地产发展下一站

邵宇、陈达飞:未来住房市场的调控也将呈现出一种层次感,把市场的交给市场,需保障的交给政府。住房市场,更需要“回归初心”。

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仍旧是主要矛盾

徐瑾:如何看待十九大之后传递的经济信号,尤其是未来五年的中国经济变化?十九大无疑使中国政治经济进入新阶段。

十九大后的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改变的五重含义

胡伟俊: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相信市场的力量,尊重自下而上的制度创新,勇于试错,这样才解决发展道路上一个又一个问题。

中国未来新方向

沈建光:未来中国经济政策可能会更加注重收入分配问题、环境问题以及房地产问题的解决,这是迈向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的新要求。

中国再平衡五大要点:从高增长转向高质量

沈明高:十九大报告传递的一个重要信号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优势不是速度,而是规模。一个经济新格局正在形成,只是转型阵痛还未到来。

人类学家访谈:中国农民这样应对污染

劳拉-温赖特在新书《顺从的行动主义:与农村污染共处》中提出,环保行动主义研究应更多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们。

特朗普访华与美国对华大战略

韦爱德:特朗普访华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大的象征性的成功,但实际结果还有待观察。不管谁当美国总统,对华政策区别可能不是很大。

“美国优先”无法让美国“再次伟大”

寿慧生:富兰克林曾说:“不曾有任何国家被贸易摧毁。”对于特朗普这样的经济民族主义者来说,这难以理解。

美国捅不破的枪械自由神话

刘裘蒂:为什么在这么多的枪击案后,美国政府似乎仍然无能为力?为什么枪支管制和和持枪权利成为对立议题?

俄国十月革命的三点教训

古里埃夫:十月革命仍是经济和政治史上最伟大的实验之一,但这场实验显示了非市场模式的缺陷和不可持续。

直接民主威胁西方国家治理

加内什:直接民主对西方现行的代议制民主的威胁超过独裁。请想象一下就税率或者移民数量进行大众直接投票。

欧洲可能出现更多加泰罗尼亚?

加内什:加泰罗尼亚人具有特别强烈的民族认同感,但是分离主义情绪的其他原料存在于欧洲很多地方的城市区域。

石油王国沙特的未来在哪里?

石油需求在未来十年内见顶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沙特亟需将原油储备变现。从地缘政治上看,将视线转向中国是明智的。

中国国际学校为何发展迅猛?

肖经栋:中国城市新移民的新增需求,投资国际学校的高回报率,让面向中国籍生源的国际学校增长迅猛。

新法为中国民办大学带来机遇

于家娣:中国一部新法律首次允许大学和高中成为营利性实体,这将让民办大学更容易从资本市场筹资,并通过并购实现扩张。

现金贷与“威尼斯商人”

许可:莎士比亚的喜剧《威尼斯商人》提出了和现金贷一样的难题:高利贷是否正当?

FT大视野:耐克面对自动化未来

耐克集团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聘用了102万名工人,仅从事耐克鞋生产的员工就超过49万人。如今,这一庞大组织正因生产自动化而面对抉择。

西方政客们忽视了什么?

库柏:大多数政客们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身份认同,却忽视了自动化、气候变化以及医学领域即将到来的革命。

全球科技巨擘大战AI

周掌柜:在AI商业模式并没有成熟的情况下,AI生态竞争领域有三个本质的追问:用户主体还是平台主体?谁是超级智能平台?什么是超级智能入口?

中国回到城乡隔离时代?

张千帆:按“功能”将各种城市和农村分为三六九等,经过计划年代的人应感觉似曾相识,本质上是新的城乡隔离。

儿童保护不可逾越的底线和边界

岳源:健康社会的底线有很多,涉及方方面面,但不能伤害孩子,无疑是这些底线中最受到认可和关注的内容之一。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