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FT商学院

Z世代希望从商学院得到什么东西?

Z世代是否需要一些不同的东西?商学院认为他们需要什么?

安妮-弗勒尔•戈尔(Anne-Fleur Goll)在巴黎高等商学院毕业时发表了充满激情的毕业典礼演讲,她的声音只在最后颤抖了一次。她呼吁大家应对气候变化:“每个齿轮都在驱动这个系统,你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非常感谢。”

这位25岁的管理学硕士毕业生在巴黎商学院(Paris business school)就读期间,与人共同创立了一个气候转型运动组织。她利用今年6月的毕业典礼,敦促她的同辈人在一开始工作时,就在环境危机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她的演讲获得了大厅里1000多名毕业生的起立鼓掌,引发了十几名记者的电话联系,并在LinkedIn上收到了约2000份邀请。

戈尔说,“我现在有点害怕打开LinkedIn。”她现在在德勤的里昂公司担任气候顾问。“我的听众都是有朝一日将成为公司和组织领导的人,他们将拥有转变系统的工具,我的目的是让每个人质疑他们在这种转变中的作用和责任。”

戈尔说,她很高兴HEC的学生现在必须参加一个关于目的和可持续性的200小时的课程。但她希望通过课程回顾,将气候变化、“去增长”理论和地球边界(人类在地球上生存和繁荣的门槛)等主题纳入从市场营销到金融的每一门课程。

对于商学院来说,可能从来没有比戈尔这一Z世代群体要求更高的群体,Z世代出生于1990年代末和2010年代初,也被称为Zoomers、iGen或postmillennial,其中许多人到了参加管理学硕士(MiM)课程的年龄,这通常是在获得第一个学位后立即学习。

在巴黎高等商学院的演讲中,安妮-弗勒·戈尔呼吁她的同辈们对气候变化承担责任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study in the Behavioral Sciences)对美国和英国学生的一项研究显示,“典型的Z世代是自我驱动型人格,他们深切地关心他人,努力建立一个多元化的社区,具有高度的协作性和社会性,重视灵活性、相关性、真实性和非等级制领导,虽然对气候变化等遗传问题感到沮丧,但对解决这些问题所必须做的工作持务实态度。”

教育咨询公司CarringtonCrisp今年4月发布的一项针对26个国家1600多名未来硕士学生的单独调查显示,这些学生希望商学院向他们展示如何应对一些最大的全球挑战。

咨询公司创始人安德鲁•克里斯普(Andrew Crisp)表示:“约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课程内容能真正反映社会正在发生的变化,从多样性和包容性到可持续性和贫困。”

我的听众都是将来会成为领导者的人…并拥有改变系统的工具

但这些数字和社交媒体原住民也希望他们的领导者以技术为核心。克里斯普说:“最大的需求是对任何包含数字字样的东西,无论是数据分析、数字转换还是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

尽管疫情爆发后,Z世代的学生热衷于面对面教学,但表示更喜欢完全在线或混合学位的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近40%。他补充称:“学生们现在希望学校使用数字工具和技术来增强体验。”

商学院的领导们知道,他们必须做出回应,但他们正在从不同的角度应对这一挑战。例如,在法国高等经济贸易学院(Essec), MiM学生现在被要求学习20小时的环境问题课程,以及20小时的企业社会责任必修课。从本学年开始,他们还将接受多样性和包容性问题的培训。

同时,比利时弗拉瑞克商学院(Vlerick Business School)国际管理与战略硕士课程主任克尔斯廷•费尔(Kerstin Fehre)表示,该学院已将可持续发展讨论纳入所有课程。它还推出了关于公司和可持续融资、内部创业精神(在现有公司内采取创业方法)、负责任的创新和可持续战略管理的专门模块。

在柏林欧洲工商管理学院(ESMT Berlin),早期职业课程主管罗兰•西格斯(Roland Siegers)表示,该校已重新推出了全部硕士课程,为学生提供更多专业化和定制化选择。

巴塞罗那GBSB全球商学院(GBSB Global Business School)营销主管伊丽莎白·瓦霍希纳(Elizaveta Vakhoshina)解释说,考虑到Z世代对心理健康和幸福的重视,该校已取消了管理硕士课程考试,代之以持续的评估。

格勒诺贝尔管理学院(Grenoble Ecole de Management)对新技术和教学方法进行了审查,纳入了更多的游戏化和“翻转课堂”技术。

我们是必须解决如何让地球存活的人,但我们只是孩子

该项目主管赛琳·福斯(Céline Foss)说:“教育是为了弥补或适应Z世代的态度,即‘如果我认为它对我没有任何用处,我就会关掉它’。”她还警告说:“对于学校来说,要平衡管理学生认为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和我们知道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之间的差异。”

安妮-弗勒尔•戈尔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她表示,她这一代人仍然希望商学院“成为成年人”,发挥带头作用,而不是仅仅对学生的需求做出回应。

“是的,我们将成为必须解决如何让地球存活的人,但我们还只是孩子,”她说。“告诉我们应该知道的东西,是老师的责任。”

“我才毕业,就有人把我当做持续发展等问题的专家向我咨询问题。这不应该成为常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