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法律

《隐秘战争》:美国长臂管辖与欧美的法律斗争

田飞龙:《隐秘战争》是法国知识精英的“醒世恒言”与行动宣言,对中国的政策与立法选择也有重大且直接的启示。

当下世界里,所有的企业,不分行业,不分大小,不分是否世界500强,都惧怕美国的“长臂管辖”。唯有美国,才可能在全球展开“无死角”的法律追捕。美国司法部在美国域外管制法以及情报系统的强有力支持下,可以获得全球所有公司的所有经济情报,可以通过美国国内司法程序对任何企业展开制度性威慑,以巨额罚款和法律程序的冗长威胁,对任何企业的任何投资项目或竞争优势展开致命性打击。能够保护这些企业合法权益的只有两类主体:所属主权国家和WTO。然而,既往的维权与抗争实践表明,面对美国超强的“长臂管辖”能力以及美国市场的强大压力,几乎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实施有效且可持续的抗衡,WTO亦难以承担公正裁判及有效制裁美国的国际司法责任。对国家与WTO的双重抗争失效,法国人感受最为深切而刺痛。

继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中文版热销国内之后,另一部同类题材的法国著作《隐秘战争》亦旋风般登陆中国。这两本书可谓姊妹篇,是揭露美国式全球法律霸权主义的典型作品。它们似乎更有可信度,因为它们不是来自于有着“反美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或伊斯兰国家,而是来自“大西洋主义”传统下的欧美阵营内部。那么,为什么是法国,而不是德国或英国,持续站在了质疑和抵制美国全球法律霸权的战场前沿呢?这是因为法国有着一种对冲“大西洋主义”的独特的高卢式民族主义,有着对人民主权与爱国主义的持续探索和追求。高卢民族主义不仅有着法兰克主义的古代渊源,更有着雅各宾主义和戴高乐主义的现代加持。在法国人的政治心智中,既有着托克维尔式的“崇美情结”,也有着戴高乐式的“反美情结”。法国人“反美”是在西方民主价值联盟内部寻求政治自主权与经济安全的理性选择,不是非西方世界的各种反美主义。《隐秘战争》一书为我们呈现了法国是如何被一步步卷入“美国陷阱”以及在美式的“长臂管辖”中是如何坚定抗争但又遭遇节节败退的。该书对美国长臂管辖法律的本质可谓一针见血:“近年来,美国《反海外腐败法》以及针对违犯禁运令的行为的法律,即《赫尔姆斯-伯顿法》和《达马托法》,正在逐渐扩大其域外适用效力。它们适用于所有的企业和个人,‘美国警长’打算将它的法律强加给全世界。”

与皮耶鲁齐一样,该书作者阿里•拉伊迪似乎同样秉承着“高卢雄鸡”的战斗精神,在本书结尾强烈呼吁:“如果欧洲想要言行一致、身体力行地抵制乃至冲破美国司法和经济桎梏;如果欧洲昂首挺胸,对美国这位欧洲盟友发起还击,那将证明欧洲模式才是正确的,因为公道高于法律。”“公道”是人间的公道,“法律”是美国的法律。然而,孤立的法国甚至孤立的欧洲似乎难于实现“阻断”长臂管辖的目标,因为美国霸权的观念与制度基础实在是太过强大。美元、美军、美国互联网和美国高科技,它们组成了严密的控制性网络,使得任何进入这一网络的企业、个人甚或国家或区域组织,都很难在实质意义上抵抗美国的法律霸权,因为从体系上替代美国式“强制性公共服务”的备胎计划成本与风险极高,实在难以有效构筑起来。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做到贸易结算不用美元,专利技术不用美国成分,以及通信网络不与美国连接。如果选择完全退出上述的美国系统,企业就只能“部落化”,成为狭小市场范畴内的初级企业,很难继续维持全球化企业的完整生存。对于美国之外的企业而言,在美国日益严密和严格化的长臂管辖法律体系下,只有两条道路选择:其一,选择完全“守法”与合规,做美国的“法律顺民”,但不能保证美国司法公正对待,许多欧洲大型企业已深受其害,中国企业正在成为新的打击对象;其二,选择退出美国市场及回避美元交易,寻求替代性交易制度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