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默克尔

德国总理默克尔开始居家隔离

此前她接触过的一名医生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同日她宣布全面限制社会接触的措施。德国已有2.41万新冠感染病例,逾90人死亡。
2020年3月23日

德国收紧管控对抗疫情

商店、教堂、体育设施、酒吧和俱乐部将被关闭。总理默克尔承认,这是德国在战后前所未有的“极端”之举,但坚称这是必要的。
2020年3月17日

默克尔钦定接班人告退

接替默克尔出任德国领导人的角逐重新拉开帷幕,原因是被视为默克尔指定继承人的克兰普-卡伦鲍尔宣布放弃竞选总理。
2020年2月11日

默克尔拒绝对华为说不 遭遇党内反对

德国总理坚称,对于5G网络建设,政府决定聚焦于收紧针对所有供应商的标准,而不是禁止个别公司。
2019年11月21日

默克尔敦促欧洲夺回数据控制权

德国总理表示,欧盟应该追求“数字主权”,这意味着开发自己的平台来管理数据,减少依赖美国公司提供的云服务。
2019年11月13日

默克尔健康状况引发关注

默克尔在三周内三次在公开场合出现身体颤抖,让人担忧她的健康状况。德国政治人物避谈疾病的传统做法,现在引起不安。
2019年7月12日

书评:欧洲不情愿的霸主

巴伯:《德国与欧盟:欧洲不情愿的霸主?》一书作者认为,在当今德国社会中仍然明显存在某种领导权回避情结。
2019年3月29日

默克尔含蓄批评特朗普

德国总理在达沃斯称,世界只有通过合作和共享机构才能解决争端、促进繁荣。她的话与美国国务卿的话直接抵触。
2019年1月24日

欧洲危机中隐藏着开辟新路的希望

阿什:虽然目前欧洲危机四起,但这些危机中多数也蕴藏着机遇。一个新欧洲的诞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2018年11月27日

德国的战争反思与后默克尔时代

斯图德曼:直面历史、并成为一个更“正常”的国家--人们对德国的这种共识,是默克尔时代的特征之一。这一特征如今正趋于结束。
2018年11月15日

默克尔支持马克龙“欧洲军队”建议

德国总理在欧洲议会强烈呼吁欧盟成员国开展更紧密防务合作。此前特朗普在Twitter上再次攻击法国总统的提议。
2018年11月14日

默克尔的继任者仍将面临多重制约

巴伯:德国总理的继任者,很可能同样受到来自国内政党、德国现代史和欧盟结构弱点的制约,这些因素也将被用于定义默克尔的政治遗产。
2018年11月7日

默克尔退出能缓解德国人的焦虑吗?

斯蒂芬斯:德国经济空前繁荣,默克尔领导的联合政府却并不受爱戴,公众情绪一触即燃,政治四分五裂。
2018年11月2日

默克尔引退对马克龙是坏消息吗?

马克龙的一些盟友认为,这位法国总统有机会凭借更加雄心勃勃的计划,在整个欧盟内部缔造一个“亲欧洲联盟”。
2018年11月2日

“后默克尔时代”展望

拉赫曼:被称为“西方领袖”的默克尔决定将退出政坛,这将对欧元的未来、英国退欧及欧盟与美、俄的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2018年10月30日

默克尔不寻求连任党主席

德国总理领导执政党基民盟已有18年。她同时宣告将于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时退出政坛。此举有望平息党内不满情绪。
2018年10月30日

默克尔所在政党在黑森州选举中遭遇挫折

尽管基民盟仍以28%的得票率成为最大政党,但欧洲政治两极分化的情况再次显现,左翼和右翼政党得票率均大幅提高。
2018年10月29日

法德引擎能否启动欧元区改革?

刚刚举行的欧盟峰会原本应该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荣耀时刻,但他雄心勃勃的欧元区改革计划却因德国的政治危机而黯然失色。
2018年7月4日

FT社评:德国队失利带给默克尔不祥之兆

败北的勒夫太容易让人想到默克尔,两人都任职太久。假如默克尔在未来六个月磕磕绊绊,德国队出局可能会是原因之一。
2018年6月29日

假如德国转向民族主义

斯蒂芬斯: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最近的反移民姿态受到几个欧盟国家的民粹主义者欢呼。但“德国优先”对这些国家将意味着什么?
2018年6月25日

默克尔应提防“德国优先”

斯蒂芬斯:德国总理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思维难以掩饰不屑,但她的联合政府正在哼着自己的地方主义小调。
2018年5月2日

组阁僵局结束 默克尔将开始第四任期

此前三分之二的社民党成员投票赞成与德国总理所属的保守派政党集团组成大联合政府,为默克尔连任扫清最后障碍。
2018年3月5日

德国大党达成组阁协议 为默克尔继续执政铺路

德国政坛瘫痪局面告一段落,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将让社民党掌握财政部和外交部。有观点认为,默克尔为继续执政做出太多让步。
2018年2月8日

马克龙的光环盖过了默克尔

斯蒂芬斯:巴黎在外交舞台上活力四射,与柏林的无精打采形成鲜明对比。曾几何时,充当欧洲代言人的是默克尔。
2018年1月23日

默克尔组阁努力取得突破

社民党投票赞成展开正式的组阁谈判,此举有望让默克尔获得第四个任期,打破去年9月德国大选以来的政治僵局。
2018年1月22日

欧洲领导人为何无法接近特朗普?

库柏:西方盟友仍然感觉没进入特朗普的圈子,最能跟特朗普说上话的或许是马克龙,但特朗普仍然退出了巴黎协定。
2017年12月25日

默克尔潜在执政盟友呼唤“欧罗巴合众国”

有望加入德国执政联盟的社民党领袖舒尔茨呼吁欧盟成员国2025年建立欧罗巴合众国,不参与的成员国应自动退欧。
2017年12月8日

繁荣成为德国不能承受之重

斯蒂芬斯:组阁谈判破裂令人震惊。默克尔看上去像个精力和才智都耗光了的政客。富足的德国也有自己的烦恼。
2017年11月29日

默克尔盟友:大联合政府是德国最佳选择

在默克尔寻求继续执政之际,德国主要保守派人物之一、基社盟领导人泽霍费尔支持组建新的“大联合”政府来打破大选后僵局。
2017年11月27日

德国政局动荡震动欧洲

拉赫曼:当前德国的政治危机跟全世界都息息相关。如果默克尔离任在即,整个欧洲一体化事业将重新陷入困境。
2017年11月22日

联合政府谈判失败 默克尔面临政治危机

德国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在周日晚破裂,但默克尔周一坚称不会辞职,表示她打算在新选举中再次竞选总理。
2017年11月21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