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央行采取行动防“钱荒”重演

通过7天期逆回购操作,向货币市场注入170亿元人民币
2013年7月31日

中国避过“雷曼时刻”?

当中国金融体系出现严重“钱荒”时,曾有人谈到中国是否即将迎来自己的“雷曼时刻”,但央行周二的承诺可确保中国不会出现轰动性的崩盘,也不会发生迫在眉睫的危机。促使央行转变口风最明显的催化剂就是股市动荡。
2013年6月26日

中国央行:短痛换长益?

中国央行对国内“钱荒”采取强硬立场。一些分析师认为,这表明中国新领导层决心化解国内银行体系近年来蓄积的金融风险。但一些评级机构警告,过于激进地收紧政策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
2013年6月25日

中国央行冷对“钱荒”

FT中文网投资与财富管理编辑冯涛:面对紧绷的银行间资金面,中国央行铁了心拒绝援手。央行的首要考虑或许是:既然要去产能化,就不能轻易释放宽松信号。
2013年6月20日

分析:周小川有望破例留任央行行长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去年未进中委,引发退休猜测,但他周一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从而可以“国家领导人”身份续任央行行长。分析人士称,此举有利于中国继续推进金融改革。
2013年3月12日

中国央行单周回笼资金创纪录

为遏制通胀三日内抽走9100亿元人民币
2013年2月22日

中国央行注资流动性4500亿元

创纪录单日逆回购仅为短期操作,并不代表中国货币政策转向
2013年2月6日

中国央行已做好降准的准备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张涛:中国央行启用SLO工具的目的,是为了将正处于高位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序回调至适宜水平,还资金于市场、保证资金价格平稳、打造中国的利率锚。
2013年1月24日

分析:人民币强势走势能否持续?

摩根大通朱海斌、顾颖:人民币最近屡创新高,与年中强烈贬值预期形成鲜明对比。这与宏观变化有关,也反映了外汇市场供需变动,但其强势升值难以持续。
2012年11月15日

周小川可能卸任央行行长一职

中共“十八大”选出了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但有一个关键人物的姓名不在中央委员会名单上,那就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
2012年11月15日

中国央行悄然调整货币政策执行方式

近期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方式明显变化,对公开市场操作运用显著增多,这背后既有金融体系市场化原因,也有政治原因。
2012年11月8日

中国央行再向货币市场大举注资

延续其近几周通过注入短期流动性来压低贷款利率的做法
2012年10月10日

中国从美国政府手中直接购买美国国债

自去年6月以来,中国已开始直接向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下达国债订单
2012年5月23日

逆回购或成公开市场操作新常态

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高级宏观分析师范俊林:5月份以来,中国央行连续两周进行逆回购操作,这是继央行今年春节两次逆回购后再次进行逆回购操作。
2012年5月23日

从周小川表态看存准金

在今天中国央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行长周小川表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并不代表放松货币政策。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认为,随着负利率的终结,存准金实需一降再降。
2012年3月12日

中国向世界迈出谨慎一步

FT社评:中国认真对待取消资本管制是一件好事,但转型过程不宜仓促。亚洲从实践中认识到,仓促放开可能导致惨痛结局。中国央行提倡渐进式改革是正确的。
2012年2月24日

中国将逐步放松资本管制

中国央行发表的三步规划,是有关中国将放松资本管制的迄今为止最具体的公开提议。如果该规划得到实施,今后十年全球经济格局将经历彻底变化。但中国的金融改革将十分谨慎,不会采取大刀阔斧的方式。
2012年2月24日

希腊纾困乐观预期推涨全球市场

周末中国调降存款准备金率之举也鼓舞了市场人气
2012年2月21日

中国降存准率支持放贷

继去年11月首次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之后,中国央行周末宣布再度下调存准率,此举有望为4000亿元人民币资金“松绑”,使其流入经济,促进增长。
2012年2月20日

降存准勿再迟到

FT中文网评论员徐瑾 :中国央行下调存准率可谓迟到,暗示了当局对于放松的迟疑。目前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应继续下调存准金,甚至可以考虑放大利率浮动区间。
2012年2月20日

贷款增长较慢倒逼央行降准

澳新银行刘利刚: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变化、外汇占款变动及实体经济指标变动都将对存款准备金率政策产生影响。对于中国央行来说,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灵活性是唯一选择。
2012年2月20日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央行大购黄金

认为中国央行在去年最后几个月大量买入黄金,是世界黄金业高管首次公开这么说
2012年2月17日

人民币连续六个交易日跌停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6个交易日跌至官方交易区间的下限。这表明,随着经济放缓,人民币汇率可能走软。但几乎无人认为,人民币还有很大贬值空间,因这可能引发与美国的争议。
2011年12月8日

存准率应该一降再降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未来中国存款准备金率不仅应一降再降,而且可考虑逐步淡化其政策工具角色,将决定货币数量的权力由行政回归市场。
2011年12月1日

存准金率下调降低下行风险

澳新银行刘利刚:存准金率下调意味着中国开始关注经济下行风险,政策重心从抑通胀转至保增长。未来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仍有放松空间。
2011年12月1日

“降准”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倪金节:中国央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不过是回归正常之举,并不代表货币紧缩周期告结。市场不可过度解读。
2011年12月1日

分析:中国“降准”发出了什么信号?

中国已启动新一轮货币政策放松。此举显示,中国政府相信通胀已得到遏制,同时似乎也表明官方对增长的担忧程度远超外界此前的推测。
2011年12月1日

中国货币政策预调微调面临结构性瓶颈

中国安邦咨询:如果中国想让货币政策的作用更加明显,让宏观经济平稳健康地发展,存款利率市场化将是中国银行业所必须迈出的一步。
2011年11月28日

中国货币政策:微调进行时?

中国央行周三将20家农村合作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终于开始放松货币政策?
2011年11月24日

中国危险的金钱游戏

中国最近的紧缩货币政策已引发越来越多的金钱游戏、投机和腐败,成为中国社会繁荣与和谐的一大威胁。从艰辛的制造产品和创造价值活动转向兴建豪华公寓和大玩金钱游戏的现象,并不只是中国才有,但中国转变速度之快强化了人们的担忧。
2011年11月17日

隐秘的信贷数据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最新公布的信贷数据显示,中国商业银行正在加快放贷力度。市场正在酝酿流动性的宽松前景。
2011年11月15日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