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BoomEar艺术播客

应对隔离与封锁的“设计行动主义”

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ftlabs-audio-rss-bucket.prod/.mp3
00:00

#操作小贴士# 在下方目录中,点击任意部分,即可直接收听该时间段的内容。点击播放后,请耐心等待音频加载或选择App内下载。

美国-墨西哥边境墙两边的居民通过跷跷板在一起玩耍

BoomEar艺术播客的第15期节目,主播蒋璐阳访问了2019年因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安装“跷跷板墙”走红全球社交媒体的设计行动主义者、伯克利加州大学建筑系系主任Ronald Rael,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全球恐惧的特殊时期,探讨艺术与设计如何应对隔离与封锁的局面、通过行动促进问题的解决。这是Rael首次接受中文媒体的采访。

在本期节目中,您将听到以下内容:

00:00 “跷跷板墙”如何走红全球社交网络

01:04 我们为何在此时谈论隔离与封锁

03:41 美国-墨西哥边境墙的今昔

04:23 Real谈对边境墙兴趣的缘起和发展

08:57 边境墙与国际局势的微妙关系

10:54 Rael谈边境墙与对外来者的恐惧

13:57 Rael谈“跷跷板墙”的理念与实施

19:50 Rael谈什么是“设计行动主义”

23:42 Rael谈生土建筑与3D打印

26:07 结束语

蒋璐阳与Ronald Rael在伯克利加州大学建筑系办公室采访

Ronald Rael与他的著作《边境墙作为建筑: 美国-墨西哥边境宣言》(摄影: Brittany Hosea-Small)


BoomEar第15期主播寄语

本文为BoomEar第15期节目《Ronald Rael: 抵抗隔离与封锁的“设计行动主义”》主播叙述录音整理稿

2019年7月的28号,三个粉红色的跷跷板被放置在分隔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处的边境墙之间,很快就吸引了来自边境墙两边大人小孩们的注意,大家开心地玩儿了起来。45分钟之后,两国边境的执勤人员走来干预,跷跷板很快被撤掉运走。虽然仅仅持续了45分钟,但被边境墙长期分隔的两国居民在一起玩儿的照片和视频很快便在社交媒体走红,不仅是在美国,而是整个世界。跷跷板的设计者的Instagram账号在几小时内关注量暴增,全球媒体相继报道,还被国际重要艺术媒体Artsy评为“2019年度十大最佳公共艺术作品”之一。

“跷跷板墙”(Teeter-Totter Wall) 2019年7月28日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实施 (图片来源: Ronald Rael的instagram截屏)

各位听友大家好,欢迎收听BoomEar,我是主持人蒋璐阳,在德国的科隆问候大家。

前面提到的这个粉色跷跷板,我在当天通过Instagram看到后,立马去关注了它的设计人Ronald Rael, 结果发现他是我大学母校UC Berkeley(伯克利加州大学)建筑系的系主任。很巧的是,建筑系所在的环境设计学院,就在我当时上学的Hass(哈斯商学院)旁边。

伯克利加州大学校园标志性的钟楼和建筑系所在的环境设计学院 (摄影: 蒋璐阳)

我非常喜欢他用一种轻松的方式来处理隔离与封锁这样一个严峻的话题。今年一月份,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加州旧金山,在那儿跟家人和朋友们一起度过春节假期,在这期间一直通过互联网密切关注着在中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假期接近尾声的时候,旧金山硅谷地区也出现了第一个确认感染者。接下来的几周,如大家所知,病毒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全球化地蔓延。在准备这期节目录音的时候,我现在居住的德国,在过去短短的几天内,感染者的数量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最严重的患者甚至就在离科隆非常近的地方。

从旧金山动身回德国之前,我用校友的身份联系了Rael教授,希望在这个病毒引起全球恐惧的时候,和他聊一聊隔离与封锁的话题,以及艺术和设计能在这时做些什么。他很快回复,答应了我的采访请求,在一个周末的下午邀请我在他的伯克利的办公室见面。我们刚见面时也聊起了中国的疫情,我向他介绍武汉这个城市,那里的人民面临的封城,也聊到国内其他城市采取的隔离政策。我跟他说,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墙”的概念呢?而一个月后,我在美国和中国的朋友们开始问我:德国会不会也会封城?在最近写给Rael教授的一封邮件里,我对他说,因为最近的事件,我对“墙”与“隔离”,又有了新的理解。

在这儿我想给大家推荐Rael教授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边境墙作为建筑》)。我很少会看到一个建筑师,把墙、特别是边境墙这样一种分隔空间、分隔国界的功能性单元,当作一个建筑专题来研究。

Ronald Rael在他的著作《边境墙作为建筑》上签名

在采访中,他告诉我,对边境墙的兴趣得从他的成长历程谈起。他小时候生长的环境就是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地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从小就在不断地跨越各种边界。虽然后来他也在纽约这样的全球大都市接受教育,如今又在美国西岸生活工作,他的研究方向依然根植于童年的经验和兴趣。

说到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墙,大家应该很熟悉现任美国总统Trump(特朗普)从竞选期间就在叫嚣要建的边境墙“Trump Wall”,用来阻挡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但其实早在2006年,美国就已经出台了一个Secure Fence Act(安全墙法案),建造了一些边境墙,现在正在建造的“Trump Wall”其实是这种边境墙的升级版。

2017年的美国-墨西哥边境墙地图(Földhegy根据《华盛顿邮报》上的数据制作,图片来源: 维基百科)

2019年,正在“升级”中的美国-墨西哥边境墙地图(摄影: Mani Albrecht,图片来源: 维基百科)

Rael教授对于边境墙的研究,其实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他对我说,在很多年里观察边境墙怎样塑造它周围的空间,还有周边的人与自然事物怎样以超乎想象的方式来抵抗这个墙的存在,都带给他带来了非常多的灵感。

【Ronald Real谈对边境墙兴趣的缘起和发展】

“Wall is not defining two different places. It is dividing one landscape.” Rael教授刚讲到的这句话:“墙不是定义了两个不同的区域,而是分隔了同一个风景”给我了很多启示。在近几年的国际局势里,大家关注的Trump Wall,中美贸易战,包括英国脱欧这些大事件,或许都可以从这样一个理解“墙”的思路来理解。我跟Rael采访这天,国内的疫情开始加重,隔离已经逐渐开始。我跟他说,我很担心国内的家人和朋友们,突如其来的隔离,让我联想到他的这个“墙”的概念,以及柏林墙、中国的长城,以及互联网。

Rael认为,探讨“墙”这个概念,最有普适性、也最微妙的,是美国诗人Robert Frost(罗伯特·弗罗斯特)的一首诗《Mending Wall》(修墙),这首诗首次发表是在1914年,柏林墙是1961年建立的,在1962年,已是88岁高龄的Frost应邀访问苏联的时候,也曾经朗读过这首诗,包含着对柏林墙的批评。

肯尼迪向弗罗斯特颁发国会金质奖章, 1962

整首诗讲的是人们对于墙的一种矛盾的感情:既需要建立墙来划定边界,又需要打破墙来创造可能。这首诗经常被引用的是最后一句“Good fences make good neighbors”(好篱笆造就好邻居),但很多人忽略了它的第一句,“Something there is that doesn't love a wall”(有某种东西不喜欢墙)。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访问当时的西柏林时,就曾经引用这一句诗,来表达他对柏林墙的态度。

在我和Rael的访谈中,他特别指出,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墙一直被用来制造一种对于移民、对于“外来人”的恐惧。就像现在全世界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携带者的恐惧,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来的边界和隔绝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Roald Rael谈边境墙与对外来者的恐惧】

了解过Rael对墙的看法,我们就更容易理解他的《Teeter-Totter Wall》,就是《跷跷板墙》这件作品,可以说他是巧妙地利用了这种空间边界和政治边界上的漏洞,以一种游戏化的、非常率真的方式,去触碰关于人的流动、人的隔离这些在今天非常严峻的问题。虽然这件作品在现场只持续了45分钟,却通过全球社交媒体上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Rael说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美国-墨西哥边境墙两边的居民通过跷跷板在一起玩耍 (图片来源:©Rael San Fratello)

在他那本书《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里面,他提出过很多重新想象边境墙的方案,跷跷板应该是其中最容易实施的一个。Rael教授认为,跷跷板的一个核心概念是平衡,因此它也可以是我们今天全球贸易关系、劳动关系、国与国关系的一个隐喻。当然,他更关心的是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墙两边的那些家庭、那些孩子们聚在一起,让他们可以没有恐惧地享受这45分钟的游戏,让别处的人们可以看到边境地带真实的人、真实的生活,而不是去不假思索地服从Trump和很多媒体制造出来的、对于边境和移民恐惧。

【Ronald Rael谈“跷跷板墙”的理念与实施】

在刚才那段采访录音里,Rael提到,当他走下卡车,扛着跷跷板走向边界墙的时候,感觉自己像神话里的斗士一样,拿着一根长矛去刺穿一个恶龙。这个比喻好精彩!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他满眼冒着光,依然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地跟我描述这个画面,我是第一次听到一个建筑师会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

Ronald Rael手持跷跷板走向美国-墨西哥边境墙 (图片来源:©Rael San Fratello)

在UC Berkeley建筑系网站的教师介绍页面,我们可以看到Rael教授的一个身份是“design activist”(设计行动主义者)。把“activist”这个一般用来指在人权、环保等领域的积极行动人士的词,和“design”(设计)放在一起,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在UC Berkley,Rael还专门开了一门课叫做“Design and Activism”,对他来说,设计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也是一种引发变革的方式。

Ronald Rael在中国福建考察土楼 (图片来源: Rael之子Mattias的instagram截屏)

【Ronald Rael谈什么是“设计行动主义】

作为一个“design activist”,Rael教授通过设计来解决问题、引发变革的作品可不止有跷跷板这一件,他和partner Virginia San Fratello联合创立的工作室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做过非常多的项目,我们节目的资源链接中有他们的网站地址。他们二人还一起建立了一个叫“Emerging Objects”的3D打印研究所,致力于使用各种自然材料进行3D打印项目,对建筑和我们生活的环境进行变革。

其中我特别喜欢他们用“生土”这种材料创作的3D打印作品,既有非常独特的质感,又有很深的自然和文化底蕴。Rael教授还出版过一本叫《Earth Architecture》(生土建筑)的书,为写这本书他去了很多地方,考察了世界各地以土作为材料的建筑,其中还包括中国福建的土楼。我也请他从对福建土楼的考察出发,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他关注的其他领域。

【Ronald Rael谈生土建筑与3D打印】

其实我对Rael教授的很多研究项目都非常感兴趣,用一期的节目时长,远远不够。于是,我们相约,下次我再回去伯克利时,还会请他做客BoomEar,深入聊聊他关注的其它领域。

当然,我没有忘记问他很重要的一个问题:那三个跷跷板被取下来后去了哪里?Rael告诉我说,其实,早2016年,这件作品的方案就曾经参加过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一个探讨全球移民问题的展览“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不安全: 流散与避难所的考察), 展览结束后,MoMA收藏了这个方案。作品在去年7月真正实施后吸引了更多的关注,今年的四月,这几只跷跷板会出现美国华盛顿一家博物馆的展览中,离总统的白宫非常近,这也将赋予这件作品更强的干预意味。

《跷跷板墙》(Teeter-Totter Wall, 2014)作品方案曾参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不安全: 流散与避难所的考察(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展览并被收藏 (图片来源:©Rael San Fratello)

跟Rael教授的谈话快结束时,外面天色已暗。我拿出在亚马逊上买的他的书《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请他签名、合影。

因为要赶着开车回旧金山城里接正在朋友家玩儿的女儿,我匆忙跟Rael教授告别。送我出门的路上我们聊起了各自的孩子,我说我两岁的女儿有一个中、德、英三种语言混合的名字,讲三种语言,我也很好奇她成年后会怎样去探索她的世界。Rael教授笑了笑对我说:“看看我们自己,不也是在用我们的方式走自己的探索之路吗?” 他的儿子Mattias今年10岁,在Rael的很多纪录片里可以看到Mattias跟着父亲一道在不同地方调研访问,用他的相机拍摄和记录。

夜色中,我走在当年上学时熟悉的UC Berkeley校园里,想起Rael在他书的扉页写给儿子的那句话:“I hope you always listen and speak to both sides.”

Ronald Rael在《边境墙作为建筑》的扉页写给儿子Mattias的话: “I hope you always listen and speak to both sides.”

蒋璐阳与女儿在伯克利加州大学山顶

感谢收听这一期的BoomEar, 我是主持人蒋璐阳,和我的编辑、制片人舶良一道,祝福各位还在隔离中的朋友们平安。希望通过越来越多像Rael教授所说的,能够通过行动去解决问题、引发变革的人们的努力,这个疫情可以得到平息,我们可以不再被隔离、不再被排斥地去继续我们的世界之旅。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资源链接

《边境墙作为建筑》(Borderwall As Architecture):Ronald Rael的边境墙研究著作

《生土建筑》(Earth Architecture):Ronald Rael的生土建筑研究著作

Ronald Rael的instagram

Emerging Objects:Ronald Rael联合发起的3D打印研究所

Rael San Fratello:Ronald Rael与Virginia San Fratello联合创立的建筑工作室

《纽约客》(New Yorker) 对“跷跷板墙”的视频报道

Artsy评选的“2019年度十大公共艺术作品”

美国-墨西哥边境墙

《修墙》(Mending Wall):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诗

福建土楼

不安全: 流散与避难所的考察 (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的展览


Ronald Rael与Virginia San Fratello的其他作品

泥土前沿 (Mud Frontiers, 2019),通过3D打印建造的四个生土建筑,形态受到美国与墨西哥边境格兰德河(Rio Grande)沿岸古代居民生土建筑的启发

重聚 (Reunite, 2018),应美国艺术行动组织forfreedoms之邀设计的公路广告牌,对曾供职于加州交通局的平面艺术家John Hood的经典设计、警示边境移民交通事故的道路标志进行改造,支持被隔离在边境墙两边的家庭重聚

珊瑚礁产卵床 (Coral Reef Seeding Units, 2018), Emerging Objects与SECORE International、加州科学院、Autodesk基金会联合开发的陶瓷产卵床,以3D打印的特殊形态吸引珊瑚幼虫入住,并为其提供优质的生长存活条件 (摄影: John Parkinson)

3D打印珍奇屋 (Cabin of 3D Printed Curiosities, 2018), 汇集Emerging Objects研制的多种材料和软、硬件,通过一座结构稳定、可抵御风雨的别致建筑,呈现3D打印技术革新人居环境的未来前景 (摄影: Matthew Millman)

盛开 (Bloom, 2015), 一个由840块特制的3D打印砖建造而成的冥想空间,其形态采用泰国的传统花式图案,产生美妙的光影效果,为革新3D打印建筑提供一种可能 (摄影: Matthew Millman)

泥屋 (Mud House, 2009), 建于美国德州沙漠小镇马尔法(Marfa),受到当地风景、传统民居和极少主义艺术家Donald Judd作品的启发,在仙人掌与龙舌兰丛中远眺戴维斯山脉 (摄影: Matthew Millman)

普拉达马尔法 (Prada Marfa, 2005), 艺术家艾默格林与德拉塞特(Elmgreen & Dragset)的作品,由Ronald Rael与Virginia San Fratello担任建筑师,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沙漠小镇——马尔法的高速公路边上建造一座戏仿的普拉达店,马尔法位于美国-墨西哥边境以北22英里


本期节目嘉宾

Ronald Rael

伯克利加州大学建筑系主任,设计行动主义者,3D打印、边境墙研究、生土建筑领域的前沿学者及实践者。他的著作包括《边境墙作为建筑:美国-墨西哥边境宣言》(Borderwall as Architecture: A Manifesto for the U.S.-Mexico Boundary)和《生土建筑》(Earth Architecture)。他联合发起的3D打印研究所“Emerging Objects”致力于通过3D打印革新建筑、材料与环境。2014年,他与Virginia San Fratello联合创立的建筑工作室Rael San Fratello获得纽约建筑联盟授予的“Emerging Voice”荣誉。


往期相关内容

《跟“书籍设计女王”Irma Boom学习欣赏伦勃朗》

《怎样理解用3D打印的雕塑艺术?》

《Adam Lindemann: 区块链将如何影响艺术收藏?》

(BoomEar特邀音乐创作:陈少琪;FT中文网音频频道联络邮箱:michael.lin@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