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何大胜后的约翰逊自称“人民的政府”?

何越:约翰逊将保守党转型成了“人民的政府”,他竟然成功占领了一些曾经长期支持工党的最铁“人民”的心。
1天前

民族国家的凝聚力被高估了

加内什:民族主义者在2016年取得突破,但这也使他们鼓吹的理念受到“压力测试”,带来了一些不可预测的后果。
1天前

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

陈敏兰: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1天前

数据保护2019:野蛮掘金时代的结束

李军:2019年是个人数据隐私保护持续推进中承上启下的一年:2018年GDPR启用,2020年CCPA生效。针对个人数据野蛮掘金的时代已经结束。
1天前

保罗•沃尔克生前对美国的最后警告

沃尔克:自二战结束以来,我们从未见过一位总统如此公开地试图向美联储发号施令。如今虚无主义势力还试图诋毁美国民主制度的几大支柱。
1天前

不应让自动驾驶汽车与人类共享车道

蔡特:让自动驾驶汽车与我们共用复杂而混乱的道路,目前的算法还难以解决相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是给它们划定专用公路和车道。
2天前

以历史视野看中美贸易战

梁国勇:“第一阶段协议”能否尽快签署,进而阻止关税升级非常关键。否则,仅仅一份“停火协定”,贸易谈判的前景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天前

影响力投资不仅仅是为了拯救世界

戈登:影响力投资不仅能为经济、环境和社会带来可持续效益,还能为投资者带来高额的回报。
2天前

书评:《困难时期的好经济学》

克拉布特里:本书进一步阐述了前沿的经济学研究可以帮助解决许多棘手的问题,从帮助社区从贸易冲击中恢复、到设定理想的移民水平。
3天前

投资者应关注东欧与高加索地区

查克拉巴蒂:与欧盟建立合作关系的“东部伙伴关系”六国近年取得了重大进展,是值得值得关注的投资对象。
3天前

美国右翼应该拥抱“暗深势力”

加内什:一些美国右翼人士不信任政府行政官僚,但是这些“暗深势力”的作用不可低估。
3天前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下篇)

卢锋:随着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成员发展,WTO成员收入水平差距初步减少;这些变化既是WTO部分促成的结果,又反转对WTO提出改革要求。
3天前

重建乌托邦:中国科幻热的缘起、危机与希望

彭思萌:在第五届中国国际科幻大会上,几位著名科幻作家、活动组织者和科幻学者接受采访,谈他们对当前科幻热潮的看法。
3天前

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凯文•费瑟斯通教授谈脱欧

何越:费瑟斯通教授接受采访认为,脱欧为英国人展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与欧盟分手的过程可能非常不美妙。
3天前

敬畏大规模评估的力量:什么是不能测量的

袁振国、赵勇:大规模评估只能非常有限地测量部分对个人、社会成功至关重要的能力,无法衡量广泛的有价值的教育成果以及知识、技能和个人品质的独特组合。
4天前

伍德福德的盛衰记:我们能学到什么?

伍治坚:伍德福德曾被誉为”英国的巴菲特”,他怎么会在短短几年之内从神坛跌落?背后到底有哪些原因?从中我们可以学到些什么?
4天前

新兴市场债券的下一个10年

格里尔: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5天前

西方国家需就乌克兰问题作出抉择

巴伯:乌克兰是冷战后欧洲秩序中的关键国家,只要乌克兰在这一秩序中的地位仍未确定,欧洲大陆的稳定就得不到保证。
5天前

数据使用应符合公共利益

科伊尔:数据不应被视为纯粹的私有资产,而应被视为必须为公共利益而分享的资产。各国政府不能放弃管理数据的责任。
5天前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朝核上周的初步结局与未来发展态势

曹辛: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5天前

马克思与英国人的平等生活

何越:工党促成英国从贵族社会向人民社会转型的历史事实让我感怀。多年来我对马克思的厌烦竟然在英国被工党拯救了。
2019年12月6日

电力变革不仅在于能源转型

巴特勒:电力也许不能让我们避免气候变化,但电力正在改变获取能源的方式。行业的真正变革在发电和配电领域。
2019年12月6日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刘远举: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2019年12月6日

中美如何突破僵局,签订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

叶胜舟:库什纳已加入中美贸易谈判且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会谈,这是特朗普渴望尽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最真实的信号。
2019年12月6日

文在寅缘何失去了朝核外交的主角地位?

孙兴杰:文在寅近两年的外交历程高开低走,甚至濒临崩盘。韩国在东北亚外交中的主角角色是如何得而复失的呢?
2019年12月6日

企业无法独自应对气候变化

波尔曼:各国政府应该利用监管和财政杠杆,激励企业迅速行动。明确减排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可信计划,是一个开始。
2019年12月5日

给年轻人的人生“反建议”

加内什:做真实的自己?不要把自己和别人作比较?跟着激情走?为梦想工作?听听我对这些糟糕建议的反驳吧。
2019年12月5日

美中“脱钩”已成现实

福鲁哈尔:在国家资本主义盛行的当今世界,美国需要一套更连贯的国家经济战略,这正在成为一种共识。问题是如何形成和贯彻这种战略。
2019年12月4日

从温斯坦到浙大冯钢,保持争议很有必要

吕频:“传统文化保证中国很少发生性骚扰”的宣传不太成功,因为遮盖不住现实:中国性骚扰严重且被高度默许。
2017年11月6日

不必担忧日本爆发债务危机

哈丁:20年来对日本“财政末日”的警告不绝于耳,但债务危机从未爆发,反而是对危机的不合理担忧导致了政策错误。
2017年9月14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