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海南与香港的不同与同

程实、钱智俊:海南与香港求功能之“异”,存合作之“同”,在保护主义高涨背景下,两地有望偕行以共赢,成为中国高水平开放的核心战略支点。
2020年6月8日

激活长三角一体化,从上海都市圈破题

沈晓杰:在长三角一体化实施上,一大问题就是“官热民冷”。如何塑造一个公众都感兴趣、利益影响面大的战略目标尤为重要。
2020年6月8日

沼气池:中国农村的绿色贡献

曼科尔:过去数十年来,中国农村利用厌氧沼气池从粪便中捕获甲烷,改善室内空气质量,并向国外推广先进经验。
2020年6月5日

地摊:人间烟火之外的制度意义

徐瑾: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2020年6月4日

中国本轮刺激无需惧怕后遗症

沈建光:虽然单纯的经济刺激计划并非万灵药,但力度适宜的财政举措既有利于短期的稳定,也有利于长期的繁荣。
2020年6月4日

从现代货币理论看中国经济的过去十年

胡伟俊:过去十年是适合MMT的环境。长期有效需求不足,是增速下滑的原因之一。中国为什么相对出色?MMT对于财政的重视,提供了新视角。
2020年6月4日

每周数读:美国对华猪肉出口量激增

本周值得关注的数据有:英国新冠疫情死亡率过高、美国对华猪肉出口量激增、TikTok过去三个月下载量破亿、太空商业活动时代正式开启。
2020年6月4日

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之后

张海洋: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2020年6月4日

中国经济学研究存在“过度数学化”问题吗?

余智:当前中国经济与管理学界反对经济学、管理学学术研究“过度”数学化、模型化的声浪,其导向是错误的。
2020年6月4日

中国到底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

Chenqin: “6亿人月入1000元”的说法一出,有的人不意外,有的人怀疑月入千元要如何生存。这笔数据到底要怎么看?
2020年6月3日

香港:中国离岸金融中心核心逻辑未变

温凡:自由贸易政策、庞大的财政储备及可自由兑换的稳定货币,这些叠加联通中国与世界的枢纽定位,香港纵使前路偶有颠簸,但明天依然会更好。
2020年6月3日

中国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

中国央行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用额度,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
2020年6月2日

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

福鲁哈尔:从经济数据来看,认为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似乎不切实际,但削弱美元地位的还有诸多政治因素。
2020年6月2日

赤字货币化争议下,警惕财富大转移

徐瑾:财政货币赤字化,从理论到现实,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如果大规模推出,必然是新一轮财富大洗牌,带来阶层进一步分化。
2020年5月29日

澳大利亚:幸运之国是否用光了运气?

新冠大流行可能让连续增长近30年的澳大利亚经济陷入衰退,与此同时与中国交恶加大了澳大利亚应对经济困境的难度。
2020年5月29日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将面临的冲击

梁海明:从一个小渔港发展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绝非第一次面对巨大不确定性,几乎当每一个最坏的时代过去,香港都重振旗鼓走进最好的时代。
2020年5月27日

忘记MMT吧,赤字货币化与直升机撒钱有什么不同?

何晓贝:央行长期持有大规模国债、央行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资、 以及“直升机撒钱”,都不能于与央行为政府赤字买单的“货币化”混淆起来。 
2020年5月27日

长线投资中国的“黄金三角形”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在全球经济羸弱的大环境中,经济转型充满想象的新赛道脱颖而出,也为长线资本提供了逢低布局的结构性机遇。
2020年5月27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争论的现实意义

沈建光:非常时期需要有非常之法,财政赤字货币化弊大于利;当下应该用足现有政策空间,做好政策的协调发力,确保对中小企业的精准滴灌。
2020年5月27日

“两会”定调后,经济趋势如何?

徐瑾:两会最大看点是什么?未来趋势将是一个钱变少的时代,阶层跃升会放缓,软阶层时代正在缓步来到。财政赤字货币化,有用么?
2020年5月25日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2020年5月25日

两会:“超常规”刺激为何缺位?

周浩:为什么不愿意“超常规“?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国有较高储蓄率,经常项目仍然保持顺差,政策考量是什么?
2020年5月25日

《外国公司问责法》:中国企业在美面临退市风险?

刘裘蒂:5月20日,美国参议院以全数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重新燃爆中国企业可能被“集体退市”的忧虑。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双赤字”新兴市场的抉择

周茂华:疫情超预期冲击引发各界对非常规财政政策讨论,但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在经济结构、金融环境等存在差异,前者应审慎对待非常规政策。
2020年5月22日

中国企业呼吁政府给予更大支持

中国企业纷纷表示目前的疫情救助措施不足以帮助它们应对危机,分析师预计本周五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出台更强有力的措施。
2020年5月21日

中国不良资产并购交易意外清淡

这场大流行病及其有害的财务影响,本应会为瞄准不良资产的买家创造更多投资机会,但目前交易量却相当稀少。
2020年5月21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中的选择

程实、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时冲击全球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大背景下,为避免经济陷入“债务-通缩”恶性循环,非常之时须有非常之举。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银行业面临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灏: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国家行业的各种问题。银行业是连接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一个枢纽,这次疫情更是一场决定升留级,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疫后世界取决于场景重构能力

陈序:作为供应链和数据流枢纽,当城市遭遇“幕间效应”,当难以从刺激传统产业与需求场景中获得更大边际收益时,科技创新是不是一剂解药?
2020年5月19日

争鸣:中国要不要赤字货币化

钟正生、张璐:赤字货币化涉及三个问题:偿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稳定金融市场预期。中国有较大增长潜力和改革空间,不宜采取赤字货币化。
2020年5月19日

主流经济学vs现代货币理论:谁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为主流经济学存在重大缺陷,才给了MMT挑战机会,然而MMT对理解重要问题同样存在偏差。要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2020年5月19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