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到底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

Chenqin: “6亿人月入1000元”的说法一出,有的人不意外,有的人怀疑月入千元要如何生存。这笔数据到底要怎么看?
11小时前

香港:中国离岸金融中心核心逻辑未变

温凡:自由贸易政策、庞大的财政储备及可自由兑换的稳定货币,这些叠加联通中国与世界的枢纽定位,香港纵使前路偶有颠簸,但明天依然会更好。
11小时前

中国加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力度

中国央行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用额度,通过创新货币政策工具购买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普惠小微信用贷款。
1天前

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

福鲁哈尔:从经济数据来看,认为我们正在进入后美元时代似乎不切实际,但削弱美元地位的还有诸多政治因素。
1天前

赤字货币化争议下,警惕财富大转移

徐瑾:财政货币赤字化,从理论到现实,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如果大规模推出,必然是新一轮财富大洗牌,带来阶层进一步分化。
5天前

澳大利亚:幸运之国是否用光了运气?

新冠大流行可能让连续增长近30年的澳大利亚经济陷入衰退,与此同时与中国交恶加大了澳大利亚应对经济困境的难度。
5天前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将面临的冲击

梁海明:从一个小渔港发展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绝非第一次面对巨大不确定性,几乎当每一个最坏的时代过去,香港都重振旗鼓走进最好的时代。
2020年5月27日

忘记MMT吧,赤字货币化与直升机撒钱有什么不同?

何晓贝:央行长期持有大规模国债、央行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资、 以及“直升机撒钱”,都不能于与央行为政府赤字买单的“货币化”混淆起来。 
2020年5月27日

长线投资中国的“黄金三角形”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在全球经济羸弱的大环境中,经济转型充满想象的新赛道脱颖而出,也为长线资本提供了逢低布局的结构性机遇。
2020年5月27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争论的现实意义

沈建光:非常时期需要有非常之法,财政赤字货币化弊大于利;当下应该用足现有政策空间,做好政策的协调发力,确保对中小企业的精准滴灌。
2020年5月27日

“两会”定调后,经济趋势如何?

徐瑾:两会最大看点是什么?未来趋势将是一个钱变少的时代,阶层跃升会放缓,软阶层时代正在缓步来到。财政赤字货币化,有用么?
2020年5月25日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2020年5月25日

两会:“超常规”刺激为何缺位?

周浩:为什么不愿意“超常规“?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国有较高储蓄率,经常项目仍然保持顺差,政策考量是什么?
2020年5月25日

《外国公司问责法》:中国企业在美面临退市风险?

刘裘蒂:5月20日,美国参议院以全数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重新燃爆中国企业可能被“集体退市”的忧虑。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双赤字”新兴市场的抉择

周茂华:疫情超预期冲击引发各界对非常规财政政策讨论,但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在经济结构、金融环境等存在差异,前者应审慎对待非常规政策。
2020年5月22日

中国企业呼吁政府给予更大支持

中国企业纷纷表示目前的疫情救助措施不足以帮助它们应对危机,分析师预计本周五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将出台更强有力的措施。
2020年5月21日

中国不良资产并购交易意外清淡

这场大流行病及其有害的财务影响,本应会为瞄准不良资产的买家创造更多投资机会,但目前交易量却相当稀少。
2020年5月21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中的选择

程实、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时冲击全球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大背景下,为避免经济陷入“债务-通缩”恶性循环,非常之时须有非常之举。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银行业面临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灏: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国家行业的各种问题。银行业是连接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一个枢纽,这次疫情更是一场决定升留级,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疫后世界取决于场景重构能力

陈序:作为供应链和数据流枢纽,当城市遭遇“幕间效应”,当难以从刺激传统产业与需求场景中获得更大边际收益时,科技创新是不是一剂解药?
2020年5月19日

争鸣:中国要不要赤字货币化

钟正生、张璐:赤字货币化涉及三个问题:偿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稳定金融市场预期。中国有较大增长潜力和改革空间,不宜采取赤字货币化。
2020年5月19日

主流经济学vs现代货币理论:谁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为主流经济学存在重大缺陷,才给了MMT挑战机会,然而MMT对理解重要问题同样存在偏差。要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2020年5月19日

疫情让“一带一路”进入“重点项目维持”阶段

丁学良:在历经高速扩张、我称为“九九归一”的第一阶段后,“一带一路”在去年春夏开始局部收缩调整,而疫情又将它迅速推入第三阶段。
2020年5月18日

中国企业一季度金融投资亏损严重

第一季度近500家上市公司的金融投资出现亏损。分析人士批评它们将太多精力花在股票投机上,忽视核心业务,并可能引发严重问题。
2020年5月18日

中国4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9%

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继续下降,但降幅收窄。不过,在特朗普最新的威胁加剧美中关系紧张后,中国的经济复苏仍然脆弱。
2020年5月15日

中国今年恐难完成对美农产品采购目标

4月,巴西对华大豆出口量创下逾900万吨的单月新高,让人对北京方面能否完成中美贸易协议的首年目标产生怀疑。
2020年5月15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实属无奈之举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启QE应对危机的背景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无奈之举,不应被当成常态化政策而反对,更不应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如何“拯救”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刘裘蒂:至今年4月底中国进口的美国商品不增反减。大选年里,特朗普将如何面对目前为止中国采购承诺的不达标?
2020年5月13日

产业链外迁,中国怎么办?

沈建光:新冠疫情是否会加速中国产业链外迁?不可盲目乐观。现实风险之下,需要持续加大开放,改善营商环境,减少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2020年5月13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