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本轮全球金融剧震的逻辑、方向与拐点

程实、钱智俊:投资者等待长期的拐点,将是更为稳健的战略,包括全球疫情进入舒缓期、美元指数长趋势回落、以及VIX指数跌入“冷静区间”。
2020年4月7日

德国短工津贴能否阻挡疫情下的失业潮

张冬方:德国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终决定了经济的形势,而经济的形势发展又决定了普通人的饭碗。
2020年4月7日

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企业和政府的对策选择

傅晓岚、杨志远:新冠疫情冲击下,全球价值链日趋区域化、简单化、多元化和不均衡。中国应主动应对,以科技创新驱动智能、绿色和健康价值链,力争更大主导权。
2020年4月7日

疫情下半场,中国功夫应在抗疫之外

陈歆磊:在中国,疫情的大规模传播已经得到明显抑制,在外防输入之余,如何有效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已成为当务之急,中国又该如何做呢?
2020年4月3日

全球经济刺激政策经受“绿色”拷问

在疫情威胁全球人类的紧要关头,考验在于政策制定者能否不放弃已经制定的环保进程,加速推动经济的绿色转型。
2020年4月3日

经济重启应力避全能主义陷阱

翁一:面对新冠疫情这样的社会危机,民众期待和呼唤大政府,但大政府决不等于全能主义政府,不能落入全能主义陷阱。
2020年4月3日

放开手脚的美联储能否维持全球金融稳定?

邰蒂:与2008年相比,美联储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自由来打破常规,如允许别国央行和公共机构以美国国债换取美元。
2020年4月2日

全球大流行病下的人民币汇率

钟正生、张璐:美元流动性紧缺,是本轮美元指数疾速破百的主因;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全球衰退下如何发挥好人民币汇率的调节作用?
2020年4月2日

新兴市场央行求助于量化宽松

疫情当头,发展中国家的央行纷纷把政策推向几周前还无法想象的极端,开始在二级市场购买政府和私营部门债券。
2020年4月1日

“美元荒”挑战美元霸权

周浩:伴随着新冠危机的蔓延,美元荒再度出现,这推高了美元的汇率;疫情引发的危机,是否会进一步蔓延至更多的金融市场?
2020年4月1日

资本市场因疫情发生的四点改变

麦考密克: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经济政策领域的主角从货币政策转换成了财政政策,这会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2020年4月1日

财政刺激,或许只是全球经济的“齐格菲防线”

章俊:G20推出5万亿美元计划,美国通过2万亿美元计划,短期对提振市场情绪会有正面效果,但从中长期来看,无法扭转全球陷入实质性衰退的宿命。
2020年4月1日

世界负担得起如此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吗?

戴维斯:为应对疫情冲击而推出的大规模刺激会导致政府债务危机和通胀吗?所幸当前世界经济中有三点有利因素。
2020年3月31日

直升机撒钱,大通胀还会远吗?

钱军辉:美国社会政治经济等新变化,提供了通胀大幅上升的环境;疫情所引发的“撒钱式”财政刺激,很可能终结维持了近40年的低通胀。
2020年3月31日

被加戏的“新基建”:初衷和归宿

吴金铎:疫情冲击之下,谁来担当稳增长大任?“新基建”能否再次成为中国特别时期屡试不爽的稳增长主力?
2020年3月31日

疫情中的政治局会议:如何稳定不稳定的经济?

徐瑾:在感染危险与缩水钱袋之间,个人有两难。在稳定经济与刺激政策间,政策也面临抉择。疫情是一次性冲击,稳定经济核心在于稳定企业。
2020年3月30日

G20如何拿出5万亿美元应对疫情冲击?

刘英:各国拿出5万亿美元刺激经济本身不易,更需要精准施策,把钱用在刀刃上,拉动民间投资,激发经济活力。
2020年3月30日

新加坡疫情下的生活笔记(3.27):政府推480亿与民众共渡时艰

徐海娜: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国会发布了2020年追加预算案,主要目标有三个,“保工作、保企业、保未来”。
2020年3月27日

新冠疫情让人们重新审视政府与企业

古思里:新自由主义认为跨国企业拥有与一国政府并行的权力。但新冠疫情明确告诉我们,最终拥有权力的还是政府、而非企业。
2020年3月27日

向中国学习“生态红线”

施密特-特劳布:中国的生态红线制度将扩大保护范围,并为其他地区的可持续土地利用规划提供借鉴。
2020年3月27日

德拉吉:政府应在疫情中支撑经济

德拉吉:政府应该以足够的力度和速度采取措施,保护公民和经济,公共债务水平高企将成为我们经济的永久特征。
2020年3月27日

这场大流行病带来的道德挑战

沃尔夫:如今面临的这场流行病,远不如那些曾反复摧残我们祖辈的瘟疫那么糟糕。但是,我们仍应该明智地应对。
2020年3月26日

各国央行须与财政部门协作抗疫

希尔德布兰德:面对新冠疫情,各政府将推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自然灾害救助计划,而各央行需要确保利率不会不受控制地上升。
2020年3月26日

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鲁莽还是勇敢,影响几何

徐瑾:疫情之下,金融危机阴霾重现。美联储全力救市,意味着什么?在危机中,央行应该发挥作用,从最后的贷款人进化到最后的交易商。
2020年3月26日

美联储“梭哈”救市

麦肯齐:美联储出台无限量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政策。随着美联储成为固定收益市场的最后买家,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将显著扩大。
2020年3月25日

要防备新冠疫情造成长期冲击

布恩:假如疫情不只持续几个月,为应对暂时性冲击而设计的举措如何修正或加强?协调、同步的货币和财政行动将愈发重要。
2020年3月25日

金融危机背后的第四条“断层线”

夏春:每当某个经济主体债务高到让人担心时,央行都会继续扩大宽松力度,令债务周期延长,使原本三条“断层线”产生的深层结构矛盾都无法化解。
2020年3月25日

富裕国家无法单独打赢防疫战

拉詹:在找到解药或可靠的疫苗之前,除非世界各地都遏制住病毒,否则没有一个地方能放松。防疫必然是一场全球战争。
2020年3月24日

美国反补贴新规,中国制造业如何应对?

曾磊:反补贴新规没将中国列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企业如何应对呢?只能靠更谨慎的投资决策和更精细的运营管理。
2020年3月24日

应对全球新冠疫情危机需要什么样的财政举措?

桑德布:针对疫情的合适财政回应,除了要满足医疗体系需要外,还要维持人们的收入,至少让他们不会因为担心自己的未来而减少支出。
2020年3月23日

伯南克、耶伦:美联储必须减轻疫情对经济的长期破坏

伯南克、耶伦:美联储已出台措施稳定金融市场,恢复其正常运转。但更重要的是,要采取更多举措,避免疫情对经济造成长期破坏。
2020年3月20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