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从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反思当前疫情影响

沈建光:疫情之下,全球经济是否会陷入“大萧条”或“大衰退”,引发不少讨论;情况果真如此悲观吗?2008年经验有何启发?
2020年4月15日

疫情期间,人们为什么容易相信“阴谋论”?

吴飞:我们思考问题应更多地从科学思维入手,理解逻辑合理和概率为真的差异,面对海量信息的时候,通过理性和经验去筛选那些已验证的内容。
2020年4月15日

大疫将加速超越民族国家的全球一体化

马勇:疫情暴露了全球化的重大问题,即各民族国家给自己预留了各种用来逃避责任的“后门”。疫后的全球一体化必须堵上这些漏洞,建立更具强制力的协调机制。
2020年4月14日

中美经济政策语境:市场的寓意

周浩:疫情威胁下,美联储采取了“all in”的危机处理模式;未来中美经济政策的演化会走向何方,存在怎样的互动,带来怎样的影响?
2020年4月14日

疫情后,全球将迎来大萧条还是大逆袭?(上)

夏春:新冠疫情对全球的冲击正变得越来越广,如果暂时不考虑疫情带来的国家间关系的长期影响,我们会看到一场严重衰退,但未必比得上“大萧条”。
2020年4月14日

疫情下的数字革命与历史拐点

程实、高欣弘:新冠疫情造成供需双弱的独特萧条场景,也加速了全球经济艰难蜕变。数字经济大时代正在加速到来,并催生多重历史拐点的形成。
2020年4月14日

完善要素市场,重启整体改革下一步

徐瑾:疫情之下,如何保经济?重启改革是正确的重启键。近期官方重谈完善要素市场,背景如何?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要素市场改革?
2020年4月13日

如何避免疫后全球化的终结?

吴思:很多人担心新冠疫情会压垮全球化这只“骆驼”,但如果各国政府主动降低交易成本,比如实施零关税,为全球化减负,那么这场大疫会以另一种方式改写历史。
2020年4月13日

房产泡沫背后的贫富差距和劳动力市场效率

胡月晓:房地产泡沫阻碍了人口流动。房地产作为财富分配主渠道,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增长,也伤害劳动力市场效率,不利于中国经济转型的推进。
2020年4月10日

抗疫情政策需要步步聚焦

沃尔夫:居家避疫不宜太久,最多几个月,而且政府必须努力使其一次性达到效果;否则各国只能效仿瑞典,采取限制较少的抗疫对策。
2020年4月10日

全球化与国家韧性可以共存

桑德布:表面上,当下所有脆弱性似乎都源于全球化:疾病传播,经济互相依赖。但是,在国家韧性和经济开放之间做选择的假设是一个伪命题。
2020年4月9日

新冠肺炎疫情将改变全球化

亚沃尔奇克:弹性将成为新的流行语。企业将更认真地考虑供应商基础的多样化,以对冲某个生产商或地理区域供应中断或贸易政策变化的风险。
2020年4月9日

疫情下的消费券与数字化“新基建”

翁一:此次消费券政策的实施系由各地政府与互联网平台携手完成,其中还可以看出未来中国服务业全面数字化的端倪。
2020年4月9日

为什么2008年的金融危机难以重现?

樊磊:美国是否面临新一轮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至关重要。疫情之下,美国面临的是流动性危机还是信用危机?是经济衰退还是金融危机?
2020年4月9日

第六轮康波下,从“技术-经济范式”看中美长期竞争

邵宇、陈达飞:中国的追赶过程,也是后发优势不断削弱的过程。中国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的角色是什么?科技赶超并非一日之功,未来维度是什么?
2020年4月8日

全球性疫情能降低收入差距和贫富差距吗?

夏春:为了防止疫情的危害,中国政府应更多采取自下而上针对受困家庭的精准救助方式,以降低日益扩大的收入与财富不平等。
2020年4月8日

本轮全球金融剧震的逻辑、方向与拐点

程实、钱智俊:投资者等待长期的拐点,将是更为稳健的战略,包括全球疫情进入舒缓期、美元指数长趋势回落、以及VIX指数跌入“冷静区间”。
2020年4月7日

德国短工津贴能否阻挡疫情下的失业潮

张冬方:德国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终决定了经济的形势,而经济的形势发展又决定了普通人的饭碗。
2020年4月7日

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企业和政府的对策选择

傅晓岚、杨志远:新冠疫情冲击下,全球价值链日趋区域化、简单化、多元化和不均衡。中国应主动应对,以科技创新驱动智能、绿色和健康价值链,力争更大主导权。
2020年4月7日

疫情下半场,中国功夫应在抗疫之外

陈歆磊:在中国,疫情的大规模传播已经得到明显抑制,在外防输入之余,如何有效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已成为当务之急,中国又该如何做呢?
2020年4月3日

全球经济刺激政策经受“绿色”拷问

在疫情威胁全球人类的紧要关头,考验在于政策制定者能否不放弃已经制定的环保进程,加速推动经济的绿色转型。
2020年4月3日

经济重启应力避全能主义陷阱

翁一:面对新冠疫情这样的社会危机,民众期待和呼唤大政府,但大政府决不等于全能主义政府,不能落入全能主义陷阱。
2020年4月3日

放开手脚的美联储能否维持全球金融稳定?

邰蒂:与2008年相比,美联储似乎拥有了更多的自由来打破常规,如允许别国央行和公共机构以美国国债换取美元。
2020年4月2日

全球大流行病下的人民币汇率

钟正生、张璐:美元流动性紧缺,是本轮美元指数疾速破百的主因;中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全球衰退下如何发挥好人民币汇率的调节作用?
2020年4月2日

新兴市场央行求助于量化宽松

疫情当头,发展中国家的央行纷纷把政策推向几周前还无法想象的极端,开始在二级市场购买政府和私营部门债券。
2020年4月1日

“美元荒”挑战美元霸权

周浩:伴随着新冠危机的蔓延,美元荒再度出现,这推高了美元的汇率;疫情引发的危机,是否会进一步蔓延至更多的金融市场?
2020年4月1日

资本市场因疫情发生的四点改变

麦考密克: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经济政策领域的主角从货币政策转换成了财政政策,这会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2020年4月1日

财政刺激,或许只是全球经济的“齐格菲防线”

章俊:G20推出5万亿美元计划,美国通过2万亿美元计划,短期对提振市场情绪会有正面效果,但从中长期来看,无法扭转全球陷入实质性衰退的宿命。
2020年4月1日

世界负担得起如此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吗?

戴维斯:为应对疫情冲击而推出的大规模刺激会导致政府债务危机和通胀吗?所幸当前世界经济中有三点有利因素。
2020年3月31日

疫情中的政治局会议:如何稳定不稳定的经济?

徐瑾:在感染危险与缩水钱袋之间,个人有两难。在稳定经济与刺激政策间,政策也面临抉择。疫情是一次性冲击,稳定经济核心在于稳定企业。
2020年3月30日

人工智能,应该有道德么?

徐瑾:科幻电影场景正在变为现实,人类社会准备好了么?从数据的隐私安全到个人的职业保障再到阶层的重组,都在接近转折点。我们并非手握答案,提出关键问题是第一步。
2019年6月26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