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林肯的政党怎么了?

格林:曾经与林肯齐名的共和党,在特朗普时代演变成了曾与林肯交战的南方奴隶制国家美利坚联盟国的现代翻版。
2020年5月6日

“去全球化”言过其实

余智:“去全球化”的观点言过其实,疫情导致的“闭关锁国”只是短期现象,产业链区域重组也是有限性、结构性的。
2020年5月4日

新冠危机再次暴露“杠杆之害”

沃尔夫:高杠杆被作为获取高额利润的神奇途径,和以往一样,这种做法让私营部门获利,却导致公共部门要出手纾困。
2020年4月30日

用“创造性破坏”应对当今挑战

桑希尔: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紧急状态揭示国家、市场的局限性和社会的断层线。当下人们很容易被破坏吓晕,但我们需要做出创造性回应。
2020年4月29日

中国经济增长只能依靠政府发力

佩蒂斯:中国并没有供给侧问题,而是存在一个需求侧问题。在需求得到再平衡之前,只有扩大政府角色和增加债务才能保证高水平增长。
2020年4月29日

病毒和金融危机,有什么相似

周浩:研究显示,金融危机跟病毒的传播颇为相似。从很大程度上来说,非线性的爆发方式和预期不断落空,是二者两个重要特征。
2020年4月29日

后疫情时代:通胀还是通缩?

沈建光:后疫情时代,价格走势会将如何?政策又会面临哪些调整?今年通胀不应过度担忧,防范更广泛领域的通缩风险,是未来政策考虑的方向。
2020年4月29日

中国应尽快推出主权数字货币

苏培科:DCEP不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造成冲击,中国可以大胆尝试和不断完善,争取主权数字货币的先机,让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价值提升。
2020年4月29日

新冠可能带来顽固的通缩威胁

戴维斯:为应对疫情采取的封锁措施有可能导致需求下降得比供给厉害,目前通胀已有下行势头,某些地方可能出现负通胀。
2020年4月28日

Libra的退与DCEP的进

程实、高欣弘: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升维竞争,也将是数字经济时代下的综合国力之争,核心在于货币支付与多样化数字服务的结合。
2020年4月27日

如何阻止经济自由下落?

哈福德:全球经济因疫情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我们需要它及时弹回来,而不是像“蛋头先生”一样摔得粉碎。
2020年4月27日

英国是如何贻误抗疫时机的?

斯蒂芬斯:内部人士称,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开始时对疫情漫不经心,是英国贻误抗疫时机的根本原因。最终,约翰逊本人感染新冠病毒。
2020年4月26日

面对新冠疫情,航空公司试图拖延气候措施

凯瑟琳•厄尔利:航空业需要支持来走出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这对行业减排会带来哪些影响?
2020年4月24日

“准经济危机”对公司治理带来的挑战

郑志刚:新冠疫情引发的“准经济危机”下,公司治理究竟应该进行哪些调整,以应对类似的外生冲击对企业正常经营管理活动产生的巨大影响。
2020年4月24日

数据规则:构建数字经济之制度基石

蔡雄山: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被纳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是一个划时代的决定。
2020年4月22日

出口企业回归本土,需要一场史诗级转型

何帆、朱鹤:疫情之下,外需备受冲击,中国出口企业应尽早转变思路,开拓国内市场。回归本土市场,需要创造内需导向的经济生态系统。
2020年4月22日

欧洲央行为何能救欧元区?

沃尔夫:现在欧洲央行又一次需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欧元。作为全球接受度第二高的储备货币的发行者,它有能力这样做。
2020年4月23日

小小的流感疫情,如何改变世界?

徐瑾: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1918年大流感,可能早被遗忘在历史角落。这场流感改变了世界,开启了20世纪。最大的死亡是遗忘。历史会重复么?
2020年4月21日

谁会买美国政府将大规模发行的债券?

邰蒂:美国政府债务正在激增,这将促使人们关注谁在买美国国债的问题。投资者还应关注自己手中的美国国债会不会缩水。
2020年4月22日

疫情下债券市场的特别行动

邱慈观、张旭华:面对此次新冠疫情,全球借助社会债券等疫情主题债券,将资金导入到特定领域,有助于缓解弱势人群和受困企业的疫情冲击。
2020年4月22日

特别提款权应在疫情中发挥作用

戴维斯:根据2009年的经验,IMF增发特别提款权确实有助于帮助有需要的国家获得流动性,但这一次IMF的分配应该更惠及新兴经济体。
2020年4月21日

新冠危机后美国将进入紧缩时代

福鲁哈尔:美国人作为世界“最后消费者”的局面即将改变。即使在我们告别新冠危机之后,当前的经济后果也将带来美国紧缩的时代。
2020年4月21日

提高货币积极性:“定向降准+反向降息”,是否可行?

胡月晓:维持货币中性前提下,入额降低融资成本?“定向降准+反向降息”组合模式,将能更有效提升货币乘数;未来6个月内,或许只有降息。
2020年4月21日

病毒叠加贸易战,威胁中国全球价值链中心的地位

邢予青:全球价值链为参与国际分工提供了捷径,但也有风险。未来跨国公司把非中国市场产能搬回本土或者朝第三国分散,中国如何应对?
2020年4月21日

美日企业真的要撤出中国吗?政治口号VS商业逻辑

周林林:外企为利用中国制造优势和贴近中国市场需求而进入中国是理性选择,中国制造大国的地位无法从根本上撼动。
2020年4月20日

价格问题的舆论化不是市场经济之福

刘远举:在疫情期间,希望点份外卖、打个车、超市买个鸡蛋价格一点都不变化,这种期待不太现实。
2020年4月20日

从一季度GDP,看疫情下的经济和政策

周浩:中国经济第一季度GDP报告是全球第一份详尽的新冠疫情经济解析全景图。市场如何反应?未来政策如何走?
2020年4月20日

疫情后,全球将迎来大萧条还是大逆袭?(下)

夏春:疫情终将过去,喧嚣会化为沉思。中国应该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上积极主动变革。我们希望变革的并不仅限于中国,
2020年4月17日

疫后世界:全球化将提高“门槛”

高全喜:疫情彻底暴露出全球化”搭便车过多“的弊端。新一轮全球化需要提高“资格”审查标准,回归初心——一个自由国家和自由社会组成的经贸共同体。
2020年4月17日

博鳌前瞻:迎接不确定性

闫曼:对中国来说,无论是周边的地缘政治危机,还是国内宏观经济和汇率波动,都预示着一个高风险时代的来临。
2017年3月23日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