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咖啡背后的平衡

邱慈观、张旭华:与星巴克相比,瑞幸并未重视ESG。本文以盈利和社会良心之间的平衡为题,谈谈这个未见瑞幸重视,星巴克却必须面对的议题。
2020年5月20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中的选择

程实、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时冲击全球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大背景下,为避免经济陷入“债务-通缩”恶性循环,非常之时须有非常之举。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银行业面临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灏: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国家行业的各种问题。银行业是连接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一个枢纽,这次疫情更是一场决定升留级,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美国会“赖账”么?

周浩:赖账是一种违约行为,美国这大量国债由海外投资人持有的,真正要考虑的是违约成本。赖账对美国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2020年5月19日

疫后世界取决于场景重构能力

陈序:作为供应链和数据流枢纽,当城市遭遇“幕间效应”,当难以从刺激传统产业与需求场景中获得更大边际收益时,科技创新是不是一剂解药?
2020年5月19日

政府是否应该继续为企业提供支持?

瑞占:封锁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无限期支持企业的成本会让政府倍感压力,也可能会对企业造成损害。
2020年5月19日

争鸣:中国要不要赤字货币化

钟正生、张璐:赤字货币化涉及三个问题:偿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稳定金融市场预期。中国有较大增长潜力和改革空间,不宜采取赤字货币化。
2020年5月19日

主流经济学vs现代货币理论:谁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为主流经济学存在重大缺陷,才给了MMT挑战机会,然而MMT对理解重要问题同样存在偏差。要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2020年5月19日

疫情让“一带一路”进入“重点项目维持”阶段

丁学良:在历经高速扩张、我称为“九九归一”的第一阶段后,“一带一路”在去年春夏开始局部收缩调整,而疫情又将它迅速推入第三阶段。
2020年5月18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实属无奈之举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启QE应对危机的背景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无奈之举,不应被当成常态化政策而反对,更不应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新冠危机暴露供应链弱点

弗里克:新冠危机让政府和企业更加注重供应安全,推动供应链本土化和区域化,但只有部分企业能快速适应这种变化。
2020年5月15日

COVID-19带来税制改革机遇

桑德布:各国政府向受到新冠疫情重创的经济体注入大量资金,但在此之后,我们需要关注预算的构成,尤其是税收结构。
2020年5月14日

央行数字货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陈建奇:世界主要国家对数字货币一直持矛盾心理。从央行数字货币披露信息来看,更多具有象征意义,而非实际意义。
2020年5月13日

如何“拯救”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刘裘蒂:至今年4月底中国进口的美国商品不增反减。大选年里,特朗普将如何面对目前为止中国采购承诺的不达标?
2020年5月13日

产业链外迁,中国怎么办?

沈建光:新冠疫情是否会加速中国产业链外迁?不可盲目乐观。现实风险之下,需要持续加大开放,改善营商环境,减少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2020年5月13日

从巴菲特的言行看投资美国股市的难度

福鲁哈尔:美国正从一场消费者流动性危机转向一场企业偿付能力危机。对于笃信美国蓝筹股的一代人而言,押注美国已变得更加棘手。
2020年5月12日

中国在克罗地亚架起通往欧洲的桥梁

中外对话:长达2.4公里的佩列沙茨大桥是克罗地亚的关键基础设施,也是中国在欧洲的示范项目。
2020年5月12日

2020年中国经济目标如何选择?

李永宁、温建东:GDP增长是为了民生福祉,在总量不确定性下,应优先保证GDP中最关系国计民生的“硬核”。如何认识GDP总量问题和结构优化?
2020年5月12日

美联储的大胆实验

陈稻田:此次疫情救助,美联储已经深入到社会的中小企业和家庭;美联储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央银行,法治是经济达到高水平发展的基石。
2020年5月12日

报复性消费,还是报复性存钱?

徐瑾:疫情之下,报复性消费曾被寄予振兴经济的厚望;如今报复性存钱的兴起,年轻人消费有何变化?
2020年5月11日

解封决策需要依赖可靠的流行病数据

哈福德:虽然领导人倾向于尽快对是否解封作出决策,但我们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更扎实的感染和抗体反应调查数据。
2020年5月11日

当前美国财报季的启示

埃尔-埃利安:当前美国财报季提供了有关企业现状和未来前景的重要信息,投资者既要关注企业本身,又要密切关注更广泛的经济教训。
2020年5月9日

企业沉醉于债务如何破解?

阿姆斯特朗:新冠疫情对高杠杆企业构成了特别大的经济风险,它们只能继续举债以度过危机,但这会让债务水平越来越危险。
2020年5月9日

疫情经济:如何度过“U型复苏”?

刘劲:疫情经济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对于企业来讲,正确的战略是防守而非扩张,把“活下来”作为最基本的目标。
2020年5月8日

新冠疫情将永久改变企业经营方式

席卷全球的疫情加速了互联网的发展,并将我们抛向未来。2020年3月,许多企业在一个月时间里快进到了2025年。
2020年5月7日

怎样逃脱债务过剩的陷阱?

沃尔夫:当今世界经济过度依赖债务,因而变得脆弱。继续举债将不可持续,我们将不得不改变路线。当前危机正是一个契机。
2020年5月7日

英国不能听任大学破产

威利茨:大学在当下的英国不受欢迎,但高校是英国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英国政府应考虑一些拯救大学的新方法。
2020年5月7日

“向富人征税”为何行不通?

阿兹曼诺娃:真正的问题是经济不稳定,而非不平等。新冠危机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公共部门有多么强大。
2020年5月7日

全球疫情经济下企业营销战略

窦文宇:疫情终将过去,但企业在疫情营销下培养出的应变能力与创新能力,会为企业未来的发展继续保驾护航。
2020年5月7日

央行的性格

周浩:放眼全球,主要央行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格。中国央行难以捉摸,保持一定程度的神秘感,事实上可以增加在关键时刻的博弈能力。
2020年5月7日

我们能依靠创新走出当前危机吗?

桑希尔:危机往往能酝酿出创新,但创新不能提供走出危机的蓝图。危机的解决之道在于重建意识形态与政治。
2020年5月7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